Jonathan Little谈扑克:河牌圈的超额下注诈唬

打2700美元买入Borgata春季扑克公开赛时,我发现自己陷入了一个棘手的河牌圈场合,我想把这手牌分享给你们。我在这手牌的主要对手是一名50岁左右的牌手,他似乎有点松而被动,而且也高估了他的大多数好牌的价值,这是大多数业余牌手暴露出的一个共同缺陷。

盲注100/200,前注25。我的主要对手当时有35000筹码,我握有25000有效筹码。翻前,他在中间位置跛入,我决定在按钮位置用9 5随后跛入。两个盲注玩家都跟注。

拿着9 5,我觉得跛入、加注和弃牌这三种选择都可以。我更喜欢跛入,因为我的牌相当弱,但仍有一些翻后潜力,而且我知道:如果我加注,对手可能在翻后用任何边缘成手牌盲目地跟注我。如果我觉得对手在翻后玩得弱而被动,在大多数时候对单单一个持续下注弃牌,我会加注。而如果我觉得他玩得很好,我会翻前弃牌。

翻牌是Q 7 6,给了我一个带卡顺听牌的同花听牌。太好了!

大小盲玩家都check,中间位置玩家往1025的底池下注600。我决定加注到1600。此时跟注和加注都是可接受的选择,但我偏爱加注,因为我的筹码相当深,而且我想做大底池,从而在完成听牌时可以做一个可观的下注,得到足够多的支付。

两个盲注玩家都弃牌,我的主要对手想了一会儿,然后跟注。

转牌是10♥,对我而言是一张完全的空白牌。

对手迅速往4225的底池下注600。

大多数业余牌手会用强而非最强的牌做这种下注。我估计他拿着KQ、76或者暗三条这样的牌。我不确定如果我加注他是否会弃牌,但我相当肯定,如果我在转牌圈加注,然后在河牌圈下大注,他将弃牌(这使得河牌圈诈唬是有利可图的)。我也认为,如果我在转牌圈加注,然后在河牌圈下小注(从我的坚果牌那儿获得价值),他会跟注。所以,我加注到3000——我拿着98、77这样的强成手牌也会这么做。对手迅速跟注。

河牌是3♦,又一张完全的空白牌。对手check。

当你发现自己在河牌圈拿着范围中的底端牌时,下注往往是个好主意,特别是你的范围中可能有一些价值牌的时候。虽然大多数人会下个“大注”,可能在10225的底池下注8000,希望迫使对手弃牌,但我不觉得这个特定对手会对标准的大额下注放弃顶对及更好牌。为了偷走这个底池,我需要一个做一个对手认为无法跟注的下注。

因此,我全压20175筹码,相当于底池的两倍大小。对手思考了大约三分钟,期间清点了自己的筹码,摆出一副打算跟注的架势。而我在这个过程中始终保持镇定。最终他放弃了自己的10♦ 7♦(两对),把底池让给了我。

我总算松了一口气!扑克真有趣!

作者简介:

Jonathan Little是两届WPT巡回赛冠军得主,锦标赛赢利超过600万美元。每周Jonathan都会在自己的博客(JonathanLittlePoker.com)发表技术性文章。目前Jonathan是扑克媒体CardPlayer.com和PokerNews.com的专栏作者。

Share:

Author: 1, 1

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