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on Koon采访:Tom Dwan和他的中国老板

Q: Jason Koon你好,你是什么时候开始打牌的?

A: 大学的时候,我在学校田径队从事短跑运动,可是受伤了,无聊就开始打牌。

Q: 你最开始读过德扑相关的书籍是什么?

A: Phil Gordon的小绿书,接下来是Sklansky和哈灵顿的书。

Q: 让我们看一个有趣的问题,你遇到最残酷的把对手bad beat是什么情况?

A: 和钱多少无关,有一次我在线上,河牌中了皇家同花顺,对手是四条。现场锦标赛时,翻前77对抗对手KK,对手翻牌中set,但是转牌和河牌都掉了7。

Q: 你打过最大的局是什么?

A: 有一年在马尼拉,大盲是$5k,有几个中国玩家,Phil Ivey,David Benefield和几个线下reg,其中一个从线上转到线下的,不过不是Tom Dwan,尽管他们打牌风格很像——聪明并且激进。

Q: 每个人都很关心Tom在做什么?

A: 他很好,不过前一阵失去了他的父亲。他只是不愿意在电视上露面,生活还是在继续的。我们一开始见面时,我还在微级别研磨,可他还是耐心的回答了我40分钟问题。就在我眼前,他经历了一次很大的bad beat。我们在Aria玩$300/$600/$1200,他用88和AA在Q88的flop打光,底池大约180万美金,接着发了两张A。。。Tom说了句“Nice Hand”然后把筹码推向对手。顺便提一下,我有一个关于Tom有趣的故事。

Q: 快讲吧,一会别忘了讲一个你自己的。

A: 发生在我第一次参加PCA的时候,那时我基本没有bankroll。Zach Clark,线上ID “CrazyZachary” 邀请我去和其他牌手吃晚餐。

Zach Clark是Chip Reese的外甥,现在主要精力放在菠菜上了。那是我第一次见到Tom,总共有20个人,他们像往常一样,点了很贵的酒和香槟。结束时Tom建议每人拿一张信用卡玩轮盘DU。我有点被吓到了,账单有$6000,我卡里只有$12000。Zack洞察到了我的反应并说帮我放一张卡,但是我拒绝了。

Q: 是最后剩下的那张卡付钱吗?

A: 对的,我是倒数第四个被抽走的,我记得当时试着去不表现出情绪,可我已经开心的快哭出来了。Tom最后和别人单挑,但是另一个人的卡被抽走了。.。。

Q: 让我们回到马尼拉局的话题。

A: 桌上坐了一个很大的中国老板,局的组织者,上头状态。冷call了我的3-bet还是4-bet,我有两张红色的K,Flop T87,两张方片,一张红桃。我过牌,他下注满pot,我推all-in,他用T8红桃跟注,底池大约90万美金。这个局已经连打三天没有休息了。在此之前,我在稳定的盈利,但之前的级别太小了,输掉这个底池代表着我这次马尼拉之行会深深水下。Turn 方片9,这个时候Ivey——三天里一直在打牌间隙关注着体育菠菜的人,放下了手机注视着底池。Paul Phua问我想不想“拨牌“,我同意了,方片3!!

Q: 那Ivey一定很不爽,一般都是替鱼感到高兴的。

A: 也许吧,但是对中国老板来说,输掉这个底池就像我输掉$1/$2的底池而已。据传言,他在这个局赢了一亿美金左右。

Q: 哇哦,也许应该邀请他来我的播客。

A: 是的,你可以和真正的豪客交流。但是不开玩笑,与完全没有资金压力的人对抗是非常困难的。自然,翻前他们有很大的劣势,但是在翻牌后他们玩的很好,并且能很好的阅读对手。

Q: 除了信用卡轮盘DU,有其他类似的故事吗?

A: 我是个很无聊的人,只是偶尔和一些朋友互换了股份,一年下来我发现我输了2万美金。

Q: 你会玩DU场游戏和体育菠菜吗?

A: 我到现在都不知道骰子的规则,我只知道二十一点的基本知识,但离最优策略还差的很远,而且我下注从未超过1000美金。

Q: 做职业扑克玩家最好的地方是什么?

A: 毫无疑问,是自由。可以在需要时醒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这对我来说很重要。即使是为RunItOnce制作视频,我也无法按照框架去工作。他们也了解在和谁打交道,所以没有给我最后期限。

Q: 扑克世界里你最不喜欢哪一方面?

A: 目前来说是地域限制,我得出国才能玩线上游戏。

Q: 你被问过最可笑的扑克问题是什么?

A: 通常与扑克无关的人会问同样的事情,尤其是在电影“决胜21点“之后。关于牌力的大小,我们有没有团队合作等等。有一次,飞机上邻座的人找我聊天,当时我们从拉斯维加斯一起飞,因为没有心情回答扑克相关的问题,我就说我是从事投资的。接着他开始讲自己在Golden Nugget连续玩了48小时扑克的故事。

Q: 他肯定是认出了你。

A: 不,你听我讲下去。他说他在打高额局并且提到了4个电视中出现的知名牌手。但在那时候,五钻系列赛只在打,他提到的人都在和我一起比赛,不可能有人在Golden Nugget。但是他足足给我讲了40分钟的游戏细节。

Q: 说说你在打牌之前做过最糟的工作。

A: 我打牌之前没怎么工作,只是给我的继父帮忙,他是修屋顶的工人。我不能说这个工作很糟糕,只是很辛苦,但锻炼了我的身体。

Q: 最后聊聊你对GTO的看法吧。

A: 如果你永远是对的,剥削式的游戏可以让你捡钱。当你确定对手百分百比你大,你可以在河牌弃牌,尽管底池赔率有1:10。你剥削了对手不平衡的范围。但一旦他开始诈唬,你就会被剥削。最优游戏的魅力就是不论什么情况你总是可以使用不剥削的、平衡的策略。

GTO还可以在让你失败的跟注之后感觉好一点。很多扑克玩家很难去理解这个概念。打牌时会遇到这种情形:你需要去跟注并且输掉。每个人都想做100%正确的决定,但是你专注于此,是会输钱的。

对于无限注德州,当你的赢率只有5BB/100时,你可以在河牌跟注对手400BB的all-in,然后需要几个月的时间才能将这个底池输掉的钱拿回来,学习GTO这种方式非常困难。

Share:

Author: PokerPro

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