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满精英的10万刀买入大师赛

上个月,Aria度假村&娱乐场举办了扑克大师豪客系列锦标赛。最后一场收官战是10万刀买入的冠军赛。在观看比赛视频时,我注意到选手们经常使用的下注量与我玩的小级别游戏差别很大。既然世界上最优秀的玩家都在使用这种下注量,我就寻思着自己是不是该搞清楚这是为什么,然后判断我是否应该相应调整自己的游戏。其中一位玩家,也就是 Ike Haxton,提供了许多不同下注量的教学范本。他玩牌的范围大到不可思议,但他将范围混合得非常好。下面是我从他的打法中得到的启发…

翻牌前的3bet下注量

在做翻牌前的3bet时,Haxton在有位置时喜欢对前位的open加到约3.5倍,在没位置时则喜欢加到4.5倍。

举个例子,在1000/1500级别,Steffen Sontheimer在MP位用KQ open到4K,Haxton在HJ位用J9 3bet到13K。而我自己在有位置时的标准3bet下注量会更接近对手open的2.5倍,也就是说,在这种情况下,我会3bet到大约10K。

更早的时候,在500/1500级别,Sontheimer在按钮位用A3 open到4K,Haxton在小盲位用JT 3bet到18.5K。这个加注量对我来说太大了。这里如果是我玩的话,标准的加注量会在12K到14K之间。

我猜Haxton做更大的3bet,是为了防止对手得到更好的底池赔率。如果采取更传统的下注量,对手就能利用这个赔率大做文章。这个战术是可以为我所用的。在我玩的小级别游戏中,当玩家更有可能跟注时,我可以用这种办法来阻止他。在没位置时,这个战术更加重要,所以他的加注量会更大。另外,当Haxton在盲注位时,这种打法还能阻止对手4bet,减轻他自己位置上的劣势。具体的做法就是翻牌前做大底池,翻牌后减少要玩的街的数目。不论你玩的是什么级别,这样打都好处多多。

翻牌圈的持续下注量

在翻牌圈持续下注时,Haxton在静态牌面喜欢下注20%到35%底池,在动态牌面喜欢下注50%到65%底池。

举个例子,在500/1500级别,Haxton在HJ位用QJ open到3.5K,Sontheimer在大盲位同K4捍卫盲注。翻牌A-10-7,Haxton在9K的底池持续下注2.5K。

后来在相同的级别,Haxton在CO位用88加注到3.5K,按钮位的Brian Rast用QT跟注。两个盲注位都弃牌。翻牌2-7-9,Haxton在10.5K的底池做了更大的持续下注,下了7K。

在静态翻牌下,强顶对牌型在后面的街一般依然会很强,捍卫盲注的玩家范围里会有很大一部分牌不会中牌。所以,一个小的持续下注就足以让他们弃掉纯粹的垃圾牌。

而在动态翻牌下,顶对经常一不小心就会降级为第二或第三大对子,捍卫盲注的玩家范围里很大一部分牌都有中牌的可能,至少也会中个边缘牌。在这种情况下,你需要做更大的持续下注才能说服他弃掉范围内最差的牌,让他得不到合适的赔率,无法用听牌做有利可图的跟注。

我自己在玩游戏时,不论翻牌结构怎样,我在翻牌圈的持续下注量都通常约在45%到55%底池之间。这是小级别玩家最容易犯的一个错误。当你用某个下注量足以诈唬成功时,任何超过该下注量的数目都是浪费。当对手愿意以更高的价格来追牌时,你却没能从他身上榨到最大价值,这就等于在丢钱。这也是我未来想要纠正的一个漏洞。

河牌的下注量

Haxton在大师赛中使用的河牌下注量貌似是最不拘一格的。有时,他会做三分之一底池那么小的下注,有时又会做两倍底池那么大的下注,而且不论是诈唬还是价值下注,都是如此。

河牌的小额下注

在 1000/1500级别,Haxton在CO位用88加注到4K,Daniel Negreanu在按钮位用KT 3bet到14K。翻牌Q-7-J,Negreanu在33K的底池下注9K,Haxton跟注。转牌5,两人都过牌。当河牌10出现时,Haxton用他的低对在50K的底池下了非常小的16.5K,成功打跑了丹牛。

后来在同一个级别,Tom Marchese在按钮位用96加注到4.5K。Haxton在大盲位用KJ捍卫盲注。翻牌5-10-9,Marchese随后过牌。转牌8,Haxton在11.5K的底池下注9K,对方跟注。河牌K,Haxton拿到顶对。这一次,他做了一个小的价值下注,在29.5K的底池下注9.5K。

在我玩的小级别游戏中,你很少会看到有人在河牌圈用小下注来诈唬,因为普通玩家只要中了一点牌就很可能会跟注,所以这样做不太划算。在某些牌面,甚至连A高牌都不会弃牌。话虽如此,但我还是觉得如果对手打到河牌时手里只有K高牌或Q高牌的话,他还是会弃牌的。其实,如果我只把目标对准这类手牌的话,我甚至可以使用比Haxton更小的下注量,因为与他面临的对手相比,小级别的对手做加注诈唬的可能性就小得多了。

由于小级别玩家过分黏池的特性,我在河牌做的大部分小下注都是为了拿价值。我认为这一点是需要保持的。在我所玩的级别,玩家大多会因为好奇而跟注,而在Haxton所玩的游戏中,对手跟注可能只是为了防止自己被人钻空子。

河牌的超池下注

在锦标赛早期的500/1500级别,Marchese在按钮位用A4加注到4.5K。Haxton在大盲位用Q7捍卫盲注。翻牌A-J-10,Marchese在11K的底池下注8K,对方跟注。转牌2,两人均过牌。当河牌6完成了可能存在的同花时,Haxton在29K的底池做了一个42K的超池下注诈唬,成功拿下底池。

在同一个级别早几手牌时,Scott Seiver在CO位用AJ open到4K,Haxton在大盲位用76捍卫盲注,翻牌Q-6-4,彩虹面,Seiver在10K的底池下注3.5K,对手跟注。转牌2,两人过牌。河牌7,Haxton用他隐藏很好的两对,在17K的底池做了34K的超池下注,成功拿到最大价值。

我对这几种情况是这样理解的:Haxton之所以决定做超池下注,是因为鉴于前几条街的行动,他到河牌时手里能有的价值牌已经不多了。他打到河牌时手里大多数牌都是弱牌。通过选择更大的下注量,他可以用几个弱手牌组合来诈唬,同时用所有意想不到却又可能出现的价值牌来打价值。每当他的范围像这样两极分化时,他都会使用更大的下注量。

我玩牌时也经常在河牌做超池下注,但大部分都是为了拿价值。我在前面说过,在小级别让玩家弃掉中等牌力的成牌会更有难度,因此我只会在读他们拿着抓诈范围里最差的牌时,才会尝试超池下注诈唬。

结语

Haxton在10万刀买入的Aria扑克大师冠军赛中所采取的打法为我们提供了好几个不同下注量的范本,这对小级别游戏的玩家来说肯定是非比寻常的。娱乐玩家看到他的打法,可能只会觉得很奇怪,甚至说他打得很鱼。但我选择尊重他的成就和经验,并从中进行学习。实际上我还亲口告诉Haxton我要写这篇文章,他还非常大方地传授了自己的一些看法给我。

在读过文章后,他的回复是:“你完全理解了我在那些时候的所思所想,我觉得你在研究如何把这些概念运用到更松的游戏中这个方面做得非常棒!”他的评价给了我很大的信心,让我知道自己的推测并不是想象。我觉得自己从中得到了很大的提高,希望你也可以。

Share:

Author: news, news

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