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面女杀手”Jennifer Harman,既有颜值又有才华~

Jennifer Harman出生于1964年,在扑克繁荣之前就已经开始打扑克,她名下有两条WSOP金手链。既有颜值又有才华的她竟被称为牌桌上的“冷面杀手”,她身上有什么样的故事呢?今天的《扑克的成功追求》来为你揭晓。

Jennifer Harman一直以来在圈内牌桌上以“冷面杀手”著称。当你听到她对扑克成功的定义时,你就会即刻明白为什么在大家口中她是一个唯利是图的人。当年轻一代中最优秀的牌手都在平衡每天的工作和生活以及渴望在牌技上有所提高时,Harman把一切都看得很简单。

在牌坛我对成功的定义取决于我有多了解打牌,显然这包括我从牌桌上赢了多少钱,在和对手较量时做了多少决定,以及我对扑克类别的选择。我打牌的原因很简单:这是我的工作,我需要通过工作来获得酬劳。那些有钱人另当别论,他们工作可能是出于兴趣和打发时间,不在乎酬劳多少。但我不是有钱人,所以我为什么要浪费时间去做没有回报的工作?

Harman是过了许久才反应过来自己是一位成功扑克玩家。她将这一切归功于自己所碰上的时代和为了提高不得不面临的一些挑战。

取得打牌上的成功后过了一段时间我才意识到自己是一位成功牌手。我知道自己赢了很多奖金,在比赛中表现的特别好,支付了生活中的一些账单,但我就是没有意识到自己是一位成功牌手。

过去那个时候和现在是不一样的。那个时候没有那么多的资料可以参考,更何况我也不爱读书。如今的玩家们可以在网上找到各种视频和学习资料,但这在过去是不可能的。你根本不会知道自己的打法到底对不对,你也很难知道其他玩家的路数,相信自己是一位成功的扑克玩家有点难,你能做的无非就是赢钱,多赢钱。

Harman从未想过要成为一名职业扑克玩家。21岁时一场家庭变故迫使她从生活的城市内华达州里诺搬到了加州洛杉矶。在离开里诺之前她就会打牌了,但当时Harman根本没有意识到正是那次离开拉开了她扑克生涯的序幕。

我去洛杉矶不是为了打牌,我也不知道洛杉矶有扑克,那个时候的我只想离开里诺。我需要养活自己,但我不知道自己能够做什么。随后就发现在洛杉矶可以打牌,于是我就抱着试一试的态度开始了。在牌桌上我的感觉非常好,对于自己的每一个决定都很满意,说实话我享受那个时刻,但我从未想过要过这样的生活,真的。那个时候的我处在人生的一个迷茫期,我只想把自己的一些问题想清楚,想明白自己到底要做什么,成为一名职业扑克玩家真的不在我的人生思考范畴内。

Harman继续在洛杉矶打着扑克并依靠所赢的奖金过着不错的生活。她从未想过要“转正”,即使自己的牌绩一路坚挺。当发现自己是在以打牌为生的时候,她开始进出洛杉矶周边各大扑克室的高额牌局。

在相关电视节目中我看到他们给我的标签是“你是一名职业扑克玩家”,那个时候我脑海中的想法是,“好吧,我想我也应该是,这是我的职业”。最开始打高额局的时候我也没有过要成为一名职业玩家的想法,我只知道那些高额牌局是我想参加的,如此而已。

尽管她从未打算要成为一名职业扑克玩家,但Harman认为自己在打牌上的所有付出都不是浪费。在里诺时她最初出于兴趣开始打牌,仅出于自己喜欢。她只是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时顺便挣到了钱。

我没感觉自己放弃了什么,我打牌出于热爱,我要的是从打牌中获得乐趣。成为一名职业扑克玩家在我这里没有决定和不决定一说,我做我喜欢做的事情并享受其中,所以我从不认为自己放弃了什么。我一周能打70个小时的牌,并能从中不断的获得快乐,这让我很满足。

如果回到过去再来一次,我认为我还会和现在一样。那个年纪的我面对一些很现实的问题,我需要找个工作来养活自己,换句话说需要有收入。当然我也承认自己运气很好,能够依靠自己的兴趣养活自己。

从最初的小额局到后期坐上有诸如Andy Beal玩家的牌桌,Harman在不断提升自己的同时也投入了大把的时间。

到目前为止,能在一件事情上一周投入70个小时也只有打牌。我每天睁开眼睛后先去冲个淋浴,然后就开始打牌,我那几年全是这么过来的。那个时候还不怎么有线上扑克,所以你的经验积累不会有今天这么快,你能做的就是实实在在的投入时间去现场打牌。

2000年,Harman在世界扑克锦标赛上斩获一项$5,000买入赛事胜利,收获了个人的第一条金手链,而且这还是她取得奖金的唯一一场锦标赛。这次夺冠对Harman来说是具有重要意义的,不仅仅是收获了$150,000奖金,更让她赢得了来自同行的敬佩。

现在的我来看世界扑克锦标赛,可能是我有了一条金手链的缘故,所以我认为赢得一条金手链不是什么必要的事。我知道有一些真正很优秀的牌手是没有金手链的,而他们的内心却非常的想要。

在扑克圈中金手链是一种牌手成就的象征,它是很多扑克玩家梦寐以求的,所以在我看来这更像是自尊层面的一个东西。因为世界扑克锦标赛是全球最权威的扑克赛事,它的冠军自然会被全世界人认为是最优秀的那一个,而衡量这种优秀的标尺之一就是WSOP金手链。当你有了一条金手链,所有人看你的眼光都变了,会有更多人认识你崇拜你,同时你也会获得其他牌手的赞美和尊敬。

纵观她的扑克生涯,即使她收获了第二条WSOP金手链并在高额现金局中赢得了百万奖金,但Harman一直有自信方面的问题。她不是不自信,她自信的同时又抱着自我怀疑的态度,她认为这是打豪客局必须要有的,她每时每刻都在试着平衡自己的这种心理,与此同时她也会向自己信任的人寻求建议和反馈。

我觉得一个人必须要非常客观的去看待自己的打法。当然我知道每个人都有赢的自信,但与此同时也要有那种输牌都不否定自己的信心。有时候可能从他人口中能够更好更全面的了解自己,这样你才知道如何去调整,如何成为这个圈子最顶尖的那撮人。

Harman和Daniel Negreanu有着深厚的友谊。在与丹牛的一次谈话后,她开始对自己变得笃定起来。

与丹牛的那次谈话打开了我扑克生涯的一道门,因为在那之前我从不认为自己多么优秀,我认为我是一直在模仿人家的打法从而获得了不错的牌绩。我对我自己其实是不够自信的。即使我赢得了奖金,我也会认为是自己运气好。一次赛事后我找到了丹牛,希望他能在打牌上给我一些指点。

同时谈到了我在比赛中的一手牌,我的打法是另类的,丹牛说,“说说看你为什么要在这里过牌加注?”我回答,“因为我知道他会下注。”丹牛听完告诉我,“Jennifer,你知道吗?你比想象中的更有天赋。这手牌没有人会像你这样打,很少有人能够在第一时间获得你知道的那个信息。”他的这一席话突然之间让我有点开窍了,当时我想,“也许我真的没有模仿任何人,也许我真的有天赋,也许我就该对自己无条件的自信。”

丹牛只是Harman圈内结交的精英牌手中的一位。她会不断的投入大量时间来研究和学习扑克,并不断的请教这些人。在高级别的牌桌上,发现新打法和进阶策略是Harman热衷打牌的乐趣之一。

这真的是打牌的乐趣,发现它的动态并调整。我真的觉得在这条路上需要一直努力,拼命努力。有时候我感觉打了这么多年牌自己还处在一个幼儿园的水准,反正越向上移动越发现自己需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我并不只是在高额局中才这样,我在所有牌局中都是这样的。一边打牌一边学习,这是让我兴奋的一个点。

Share:

Author: PokerPro

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