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Q在这种牌面要不要下注?

翻牌前:Hero在枪口位置用A♦Q♥加注到$1.5,CO位置玩家跟注,大盲位置玩家加注到$8,Hero跟注,CO位置玩家弃牌。

翻牌:J♠-T♣-9♠,大盲位置玩家过牌,Hero应该如何行动?

对抗这个翻前尺度,我的跟注变得非常边缘。位置和翻后比较频繁出现的弱手应该使得跟注是大致可行的。然而,需要注意的是,对手的压榨加注尺度不需要我用范围中太多牌防守。但有趣的是,当牌桌存在鱼玩家时,我必须用更多组合跟注压榨加注。

这是因为我一开始就做较宽的率先加注,寻求和弱手们一起游戏。像22、A5s和ATo这样的牌变成更好的率先加注牌,因此我的范围也变得更易被攻击。所以,如果我希望满足我的最低防守频率,AQo在我的默认防守范围中。

除非我们有一些剥削方面的理由,懂得在这里部署任何类型的4bet范围是徒劳的很重要。我们想要弱手跟入并在翻牌圈拿到边缘牌,在大盲玩家错过翻牌时我们或许可以用高对或好踢脚的顶对游戏所有筹码。我们不想用任何QQ或AK这样的牌4bet-call或全压。若没有特别激进的牌桌动态,这些牌如果打光筹码不会处于有利形势。我们也想避免翻前用有上限的范围跟注,因为这个范围在范围像这样紧缩的场合很难游戏。

在后面位置的战斗中(例如按钮玩家对抗大盲玩家的场合)范围有上限不是什么大问题。因为对手可能有更多两极化或融合的(merged)诈唬牌。有上限的范围对抗一个稀释的、无上限的范围能够生存下来。如果我们封顶(cap)我们的跟注范围,我们将付出更高代价,因为我们遇到了一个在大多数翻牌面具有很大优势的线性范围。N

因为我有和CO位置的弱手一起游戏的动机,我在这张牌桌会用这些牌率先加注:[22+,A8s+,A2s-A5s,KTs+,QTs+,JTs,T9s,98s,87s,ATo+,KJo+](226种组合)。

对手是拿7.5美元冒险去博取3.25美元。他未调整的RFE(需要的弃牌赢率)约为70%。我在这里很可能舒服地放弃范围中65%+的牌,且不会为一个失控的压榨加注范围产生利润。防守的负担不是平分的,平均而言鱼玩家跟注对手的压榨加注比理论上他应该的跟注更多。我很难在这里过度弃牌。我选择用这些牌防守:[99+,AJs+,KQs,AQo+](76种组合)。

我用所有这些牌跟注。我67%的时候对压榨加注弃牌。这应该是可行的。我的目标不是中止对手用AK或JJ有利可图地压榨加注,而是使他用一个包括更多被统治的牌(如KJo和A5s)的范围采用这种玩法是无利可图的。

现在来看翻牌圈。一如既往,意识到我到达这里的范围大有帮助。对手应该总是check。这是一个毁掉我更紧缩(concentrated)范围的翻牌面。注意,许多常客玩家只是用99和TT跟注我的率先加注,而不是打造一个大底池(加注),他们渴望利用潜在底池赔率,因为弱手也会跟入。这里的问题是,KQo更可能在他的范围而不是我的范围中;对抗枪口玩家的率先加注范围这是一手漂亮的双重阻断诈唬牌,特别是在一张较弱的牌桌。

尽管如此,对手范围中的大多数牌是两张成对的或不成对的大牌,这些牌不习惯下注。我很可能在这个牌面被check-raise,而且这种思维会影响我选择用哪些牌下注和我如何分配我的范围。在我分配任何确切的组合之前,我们首先概述一下我的策略。

我在这里也需要在拿着高对时check,这手牌不够强到足够频繁地保护我的底池权益(equity)。如果我碰巧拿着QQ-AA,被加注是很糟糕的。我有时会在这里下注,但通常是用一手不介意bet-fold的牌或好到足够下注和全入的牌。我的下注范围将是非常两极化的。现在我们可以具体化我的策略。

l 我会用[99-JJ,KQs](13种组合)价值下注。

l 我会用AK(16种组合)诈唬。这手牌阻断对手的高对,而且不介意被加注后弃牌,因为它的胜率很糟糕。

l 我会其余牌随后check,而且在大多数转牌面至少跟注一次。对手在这里有太多AQ-AK,因此,如果他不注意,他很容易在转牌圈过度诈唬。

我们违反用低摊牌价值牌诈唬的通常法则的理由,是我们预计在这个对手应该频繁用强牌check的公共牌面经常被加注。因为这些原因,我们宁可用AK而不是AQ bet-fold。弱听牌bet-fold的EV损失比强听牌小很多。

Share:

Author: news, news

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