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赌王之王》中的KGB其实就是个菜鸡

Teddy KGB是史上最经典扑克片《赌王之王》中一个令人畏惧的反派。KGB的可怕特征包括他是一名俄罗斯黑帮大佬,而且与纽约黑社会有着深厚联系。但他的可怕并未体现于他的牌技上,Mike最终在片尾击溃了他。

这部电影试图将KGB描述成一名牌桌上的大师,但基于我们看到的牌局他似乎不是那么技艺高超,即使从1998年那会儿的低标准来看。现在我们来看一下证据——为何KGB牌打得很烂的三个理由:

1. Teddy KGB的下注尺度设置很糟糕

基于底池大小的下注是扑克策略的最基本部分。但Teddy KGB似乎不是那么做的。在整部电影中KGB似乎很少做小于底池大小的下注。顶级牌手打牌时会偶尔掺杂一些超额下注(overbet),但KGB似乎每一手牌都往底池投入很大的下注。影片中第一手牌就是一个好例子。你可能还记得这手牌,因为Mike把所有资金都输给了KGB。

盲注50/100美元。有效筹码量60000美元。Mike在按钮位置用A♣ 9♣率先加注,KGB在大盲位置用A♥ A♦跟注。底池现在有1250美元。翻牌是A♠ 9♠ 8♣,KGB check,Mike做2000美元的超额下注,KGB跟注。底池现在有5250美元。转牌是9♥。两人都check。然后河牌是3♠。KGB第三次超额下注——往5250美元的底池下注15000美元。

在KGB当时的场合一个较小的下注尺度几乎肯定会更好。Mike有一手深筹码,还剩48000美元(480BB)。对抗这么大的下注Mike可能会犹豫是否用三条9或同花加注。事实上,Mike甚至能够放弃三条9,因为他对抗这么大的下注只能打败KGB范围中的诈唬牌。

如果KGB做一个较小的下注(5000美元到10000美元之间),Mike至少会用三条或同花跟注。一个更小的下注也会使得Mike更可能用同花甚至诈唬牌加注,从KGB的角度来看,这显然是求之不得的。

因为Mike碰巧拿着第二大葫芦,Mike全压48000美元,KGB收获了一个巨大的底池。但假设Mike拿着任何小于葫芦的牌,KGB最好情况下得到Mike的跟注,最坏情况下赚不到任何多余的钱(Mike弃牌)。

附注:Mike很可能也用这种方式游戏口袋对子99(现在成了四条)。这意味着KGB在河牌圈其实输给Mike最紧河牌圈全压范围中的很大一部分。在对抗Mike的其他牌局中KGB继续使用离谱的巨大下注。在后续牌局中我们将看到一些这样的例子。

2. KGB的翻前起手牌选择很糟糕

在之前牌局中,我们看到KGB对抗Mike的按钮位置率先加注在大盲位置只用AA跟注。因为这么深的筹码量,KGB翻前不再加注其实是亏钱的。当你在大盲位置面对一个来自按钮位置的加注时,你应该用口袋对子AA百分百3bet(除非你是短筹码)。简而言之,KGB应该寻求用他的强对子翻前做大底池。

此外,对抗Mike的按钮位置加注只是跟注是只找麻烦。任何翻牌都可能将Mike的牌改进成两对或更好牌,特别是因为Mike在按钮位置有一个很宽的率先加注范围。通过3bet,KGB迫使Mike用更明确的范围继续游戏,这将使牌局更易游戏。但KGB的糟糕翻前起手牌选择仍未结束。以下牌局发生于Mike和Teddy在片末的单挑对决中。

盲注50/100美元。确切的翻前行动和筹码量未知。但是,我们可以看到KGB面前放着500美元筹码。

(这些人打得的是老版单挑局,不在按钮位置的玩家首先行动。在现代单挑局中,按钮位置的玩家首先行动。)根据KGB面前的500筹码,我们可以有把握地认为翻前发生了两件事之一:

1. Mike加注到500美元,KGB跟注。

2. Mike跟注大盲注,KGB加注到500美元,Mike跟注。

无论如何,现在底池有1000美元。然后翻牌是A♣ 5♠ 3♦。Mike check,KGB往底池扔入两个黑色筹码(4000美元),又一个荒谬的超额下注。Mike感到他遇到了麻烦,他思考了一会儿,然后在弃牌前亮出了他的顶大两对(A♥ 5♦)。这个弃牌激怒了KGB,他认为Mike应该支付他。我们没看到KGB的底牌,但Mike说他有一个42组成的顺子。KGB的反应证实了这点。

取决于底牌是否同花,KGB的翻前起手牌选择要么有点坏,要么特别糟糕。翻前为同花42投入500美元到底池顶多是野心太大,即使有位置优势,而为非同花42投入500美元是一种彻头彻脑的糟糕玩法。我们已经讨论过KGB在整部电影中的一些非常有问题的玩法,但他的最大弱点与他的策略无关……

3. KGB不擅长隐藏自己的扑克马脚

KGB在《赌王之王》中对于极明显扑克马脚(tells)的嗜好证明了他失败的根源。在影片末尾Mike敏锐的现场阅读使得他能够将KGB击溃于他自己的地下赌局。

回到我们之前讨论的第一局牌,当时Mike在A♠ 9♠ 8♣翻牌面往2000美元的底池下注1250美元……KGB拿起一块他标志性的奥利奥饼干,掰成两半,然后在跟注前吃下。如我们所知,KGB在他拿到最好牌(A♥ A♦)时地这样做。

在最终对决中,Mike用口袋对子KK做很大的率先加注(20BB),KGB做一半筹码量(100BB)的3bet,Mike 4bet全压。面对全压KGB再次拿起一块奥利奥,但这次他没有吃。他把饼干放回筹码盒,然后弃牌,这说明他没有拿到自己代表的牌(对A)。

这使我们回想起Mike在A♣ 5♠ 3♦翻牌面放弃A♥ 5♦那手牌。Mike正打算用他的顶大两对下注,此时KGB又玩起将奥利奥凑近耳朵那招,他慢慢掰开饼干,然后放进嘴中细细品尝。

Mike意识到KGB做出了和他之前在A♠ 9♠ 8♣翻牌面拿到坚果牌完全相同的行动。因此Mike决定check。KGB使出他惯用的超额下注招数,Mike果断弃牌。当Mike说出KGB拿着坚果牌时,KGB难以置信地将装满饼干的筹码盒扔到墙上,可能他已经意识到奥利奥马脚是他的致命弱点。

最终思考

KGB经常在牌桌上暴露太多信息。像Mike这样犀利的牌场老手可以找出那些信息并将KGB击溃。KGB也很容易上头(tilt),做出负EV行动。事实上,提议和Mike单挑无疑是一种负EV举动。Mike去赌场时带着10000美元,他还欠KGB 15000美元,KGB放弃索取那10000美元,冒险让Mike上桌,最终把那笔钱输给了Mike。

Share:

Author: news, news

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