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牌圈弃掉顶对顶踢脚,我觉得自己进步了

虽然我对理论上如何打好扑克掌握得不错,但是我发现自己有一个毛病:每当我看到对手全下时,总是忍不住用还不错,但最多只能算第二好的牌跟注。我一直在努力填补这个漏洞,接下来这手牌可以证明我真的进步了。 我在加拿大蒙特利尔参加了派对扑克一场买入为$5,000的比赛。这手牌开始的时候,我手上有28万筹码。当时的盲注级别才1000/2000,我的码量算是很多了。我拿到A♦Q♦,从第一个位置加注到4,500。中间位是一个紧且被动的玩家,他手上有12万筹码。小盲注位是一个紧且激进的玩家,他牌技不错,手上有20万筹码。两人都跟注了。 翻牌是Q♠9♦6♠,我拿到顶对顶踢脚。小盲注玩家过牌。我当然想下注,这样既能从不少更差的成牌那里拿到价值,比如KQ、QJ和A9,也能保护自己的手牌,免得5♠4♠和KJ这些听牌中牌。当然,我不指望有人会弃掉优质听牌,除非我的下注量非常不合理。但是,用大尺寸的下注量来逼迫优质的听牌弃牌,这种做法十次有九次也是不会成功的。我在17,500的底池下注12,000,这个下注量既能让不如我的牌跟进来,又会让听牌得不到合适的跟注赔率。 中间位玩家思考了一会儿跟注。然后小盲位玩家开始思考,他想啊想,想了差不多3分钟。在这期间,我意识到,小盲注很可能只会用暗三、Q9、96或优质听牌加注。如果他是暗三或两对,我就输了。如果他有优质听牌,我大概有60%的机会取胜。面对他整个加注范围,AQ状况堪忧,只有25%的机会取胜。 虽然小盲位玩家偶尔可能会做大的诈唬,但是我们的桌子算是比较松的,我认为他不会采取过于冒险的打法。他还有可能用边缘成牌,比如KQ或QJ,过牌-加注,让听牌得不到合适的价钱。但是我觉得可能性也不大,因为我手里很可能有优质牌,这样打一般都捞不着好处。如果他用QJ过牌-加注,能跟他继续玩的牌,要么是强听牌,要么已经赢了,对他来说都不是好结果。最终,他过牌-加注到38,000。 他的筹码一落地,我就立马弃牌了。中间位玩家思考了一会儿,然后跟注。


转牌是3♣。小盲位玩家全下,中间位置玩家得用全部筹码来跟注。他用66秒跟,一开始还挺开心,结果发现自己输给了小盲位玩家的99。 我就这样躲过了一劫! 放在过去,遇到这种情况,我肯定会损失更多的筹码。通常我会在翻牌跟注对手的加注,然后对转牌的下注弃牌。很多玩家可能会推测小盲位在听牌,或者拿着不如AQ的边缘成牌,直接在翻牌就全下了。 大多数玩家压根就不会考虑中间位跟注玩家可能有强牌。当小盲位过牌-加注的时候,由于我的牌实在没什么机会赢得摊牌,所以我很轻松就弃牌了,但是如果你的牌还挺强的,当你确定自己的手牌被对手的范围碾压时,一定要弃牌。

Share:

Author: news, news

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