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牌跟注抓鸡,赢下107万欧的巨额底池后他大喊“I’m the best”

这手牌发生在2019年在电视上直播的高额常规桌游戏,对决双方分别是网络扑克传奇Mikita Badiziakouski(fish2013)和现场扑克传奇Antanas Guoga(Tony G)。两位牌手激进的游戏风格导致底池增长到超过100万欧元,成为了扑克历史上电视直播赛事中底池最大的牌局之一。



1翻前行动

盲注2000/4000欧元,8000欧元straddle(德扑中的“抓”(Straddle),究竟是什么?),总前注(ante)4000欧元。

Tony G(140万欧元筹码)在小盲位用K♦9♠率先加注到22000欧元。Ike Haxton(57.7万欧元筹码)在大盲位置用J♦T♠(T代表10)跟注,Mikita(110万欧元筹码)在Straddle位置用Q♣7♠跟注。底池有7万欧元。

【翻前分析】注意,因为这是一个非常特别的翻前局面(不光是深筹码,还有前注和straddle),我在这一部分没提到任何翻前解决方案。
鉴于底池已经进入了这么多筹码,为了在不利位置保持底池尽可能小,Tony G具有一些跛入(limp)的动机。虽说如此,采用一种只加注(入池)的策略也是完全可行的。
如果Tony G采用一种只加注策略,那么用非同花K9加注很可能是合适的。就尺度来说,底池大小加注可能是可使用的最理想尺度,因为它通过给straddle者不充分(或者刚刚好)的底池赔率给Straddle者范围中足够大的部分相当的压力。

在这个底池大小加注应该是30000欧元,而Tony仅下注22000欧元。他的翻前尺度给了Straddle者和大盲玩家用几乎所有牌跟注的太好价格。例如,Straddle者需要27%的胜率(equity),而且他在有利位置游戏,这意味着他的许多牌可以过度实现底池权益(over-realize equity)。
Haxton的跟注比较边缘,但可能是正确的。他需要约32%的胜率,JTo通常有这么多胜率,但他后面还有一名牌手,这使得跟注是一个接近不亏不盈的决定。Mikita的跟注是必须的。因为有位置优势,他只需要约20%的胜率。
2翻牌圈行动

翻牌是K♥J♠7♣。底池有70000欧元。Tony G下注20000欧元,Haxton和Mikita都跟注,使得底池增长至130000欧元。

【翻牌圈分析】Tony G很可能应该用他的整个范围check。毕竟,他是在不利位置对抗两个对手。Tony G在这个局面中难以平衡他的下注范围。虽说如此,做一个较小的持续下注也是+EV的,但check可能更优越。
Haxton在这里的处境也不理想,他的第二对子(对J)有点鸡肋。虽说如此,Mikita应该有一个特别宽的范围,而Tony可能有大量半诈唬牌(比如AQ、AT、QT、Q9、T9、T8、98,甚至一些双重后门听牌,比如A♥4♥、A ♠5♠等等)。在这里跟注可能是+EV的。Mikita的跟注非常标准,因为他得到了极好的底池赔率。为了使跟注不亏不盈,他只需要15%胜率。
3转牌圈行动

转牌是2♦,使得公共牌面变为K♥J♠7♣2♦。底池现在有130000欧元。Tony G下注70000欧元,Haxton弃牌,Mikita跟注,使得底池增长到270000欧元。
【转牌圈分析】同样,Tony G的这个下注有点冒险。Check可能更好,但下注也有好处。他可能认为自己大多数时候领先,鉴于对手拿到更强的牌很可能在翻前或翻牌圈会加注,他的看法是正确的。他也可能认识到这里还有很多听牌,特别是发出这么一张空白牌的时候。
鉴于Tony G在示强而且后面仍有一个牌手在等待行动,Haxton的弃牌是可以理解的,也很可能是最好的做法。他可能意识到实现自己的底池权益将特别困难。
Mikita也要面对一个艰难的决定。他需要明确Tony在采用这种玩法时是否做足够多的诈唬,因为他的牌此刻只是一手纯抓诈牌。
Mikita可能认为Tony G在河牌完成听牌(比如两端顺子听牌)时也可能在河牌圈做一些诈唬加注。这类情况主要取决于牌手的阅读,因此我姑且相信他,并说他的跟注可能是对的。
4河牌圈行动

河牌圈发出一张8♦,公共牌面最终定格为K♥J♠7♣2♦8♦。底池现在有27万欧元。Tony G下注12万欧元,Mikita想了一会儿,然后加注到40万欧元。

【河牌圈分析】这是来自Tony G的另一个极薄的价值下注。考虑到Mikita可能拿到的一手听牌已经在河牌圈完成了顺子,这个下注甚至更薄。虽说如此,Tony G的牌具有阻断(block)这种组合的1/4的特质。
Mikita这手牌理论上有一个相当简单的决定:弃牌。他此刻拿着一手纯抓诈牌。事实上,他的决定取决于他对Tony G诈唬频率的评估。从阻断的角度来看,Q7并非最好的抓诈唬牌,因为它阻断了一些Tony的潜在诈唬牌,比如AQ、QT和Q9。

他的牌的阻断效应也使得这手牌不是一手合适的诈唬加注候选牌。他在这里宁可有一手97这样阻断了Tony的T9组合的牌。Mikita可能认为Tony G在这种场合将频繁弃牌,否则他的决定是说不通的。
Tony G的跟注主要取决于对手的游戏倾向。Mikita在这里扮演T9,而他阻断了16种T9组合的1/4。他的跟注很可能基于Mikita可能在这里诈唬加注较频繁的阅读。根据最终的摊牌,他可以断定他的阅读是准确的,而且他获得了很大补偿。
结果
Tony G想了15秒,然后跟注,拿下一个107万欧元的底池。Mikita盖牌后,Tony制造了一个经典电视时刻,他高喊:“我(的牌)是最好的!最好的!最好的!”
一起来看视频:| 时长:5分51秒 |

总结
Tony可能不是最GTO导向的牌手,但他通过很好地利用其他牌手的不平衡来弥补这个缺点,这使得他是一个非常危险的对手。他也不害怕在单个牌局中经历上百万美元的波动。如果你是Tony G,你会如何游戏这手牌?欢迎发表高见!

Share:

Author: news, news

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