牌局分析 | Chris Brewer谈他在WSOP主赛事上的绝命诈唬!

Chris Brewer是近几年在常规局“崛起”的牌手之一,他接触德州是在大学的时候,当时的他才19岁,完全不知道自己将来会在世界最高级别的常规桌上打牌。

毕业后的Brewer开始全职打牌,而在今年的WSOP线上扑克系列赛期间,他多次拿到好名次,包括在主赛事中取得第32名。

Brewer在谈到他在主赛中的表现时说到:“太棒了。我以为我不会赢得奖金,我只是报名了比赛,我知道奖金很高,但我不指望从中得到什么。突然间,我在赛事第三天还留在比赛中,只剩下不到40名选手。我当时就想:‘我现在真的有希望了。’这真的很刺激。”

在主赛事的最后一天,Brewer做了一个漂亮的多回合诈唬,他用K高一路打到河牌圈,并成功拿下底池。Brewer最近和扑克媒体Card Player讨论了这手牌,并逐回合讲述了他的思维过程。

翻前:比赛还剩35名选手,盲注125000/250000,前注30000。Kelly Wong(11223575筹码)在按钮位置用A♣K♦加注到500000。Chris Brewer(2875152筹码)在大盲位置用K♣3♦跟注。

你是剩余35名选手中筹码最少的人之一。中筹码选手Kelly Wong用AK率先加注,你在一张七人桌用K3最小加注(min-raise)来防守。我首先想问的是,用你的筹码量做那种防守是否标准?

Chris Brewer说:“你可以在这种短筹码做超级松的防守,特别是对于一手可能翻牌圈击中顶对的牌。并非针对她的牌,但一般而言,在筹码量不到15BB时翻牌圈拿到一对K很有价值,你不会放弃任何Kx牌。”

翻牌圈:翻牌是Q♣6♦5♥,Brewer过牌(check),Wong随后过牌。

翻牌是Q高,你过牌。你此刻的初始计划是什么?

Chris Brewer说:“我这时打算check-fold。当翻牌是那个样子时,我无法继续游戏。因此,我会用所有牌过牌,如果她投入任何资金,我就弃牌。”

但是,当她随后过牌时,那是否促使你考虑调整你在牌局后续回合的玩法?

Chris Brewer说:“是的,现在我可能有多种方法赢得底池,具体取决于转牌是什么。另外,我不认为这是一个我预计按钮玩家会极频繁过牌的场合,所以当对手过牌的时候,她很可能有一手确实想过牌的牌,不管是什么。她可能拿到顶大暗三条,但我想很多时候她只有口袋JJ或AK,或者类似的牌。她要么有一手太强而无法获得价值的牌(QQ),因为它阻断一切价值牌,要么她只想玩到摊牌。”

转牌圈:转牌圈发出一张10♠。Brewer往1335000的底池下注690550,Wong跟注。

现在是一个Q-6-5-10的纯彩虹面,而且你在不利位置。你下注略多于半个底池。你此刻的思维过程是什么?

Chris Brewer说:“我确信自己启动了某种随机数发生器,并在这种情况下得出一个激进的数字。我认为在类似这样的牌局这种做法是有意义的,因为我有一些适合诈唬的河牌,比如9或J。我也有一张大于 Q 的牌,万一她真的用顶对随后过牌,它也有一些胜率。

此外,这是一手很好把握的bet-fold牌。如果你用J9这样的牌下注,然后被全压,会很糟糕。这时你该怎么做?你应该有一个范围,你用范围中有一定胜率的牌诈唬,正如在本例中,我理论上可能击中一张K,但如果你被全压,你将弃牌。”

如果你拿着两端顺子听牌J9会怎么做?

Chris Brewer说:“当你筹码这么浅时,那是一个大问题。你最好check-call去看河牌。Bet-fold是一场灾难,但bet-call也是一场灾难,因此你在这类场合必须从胜率比J9低很多的牌当中选择你的诈唬牌。”

河牌圈:河牌是6♣。最终使公共牌面出现了对子,Brewer往2716100筹码的底池全压1654602筹码。Wong弃牌,Brewer用差牌拿下底池,在不摊牌情况下使筹码量增长了47%。

你可以谈谈你转牌圈下注后在河牌圈全压的想法吗?

Chris Brewer说:“我认为在这种场合有一张A很重要。我关注的主要事情是我没有一张A,因为我预计几乎每一手会弃牌的牌都包括一张A。因此,我或许会使口袋JJ弃牌,但我对此感到怀疑。我打赌在这种场合我会被JJ跟注,但我将总是得到AK和AJ的弃牌。

我想我可能得到一些未改进的中对的弃牌。翻牌是Q-6-5,对吗?因此我可能得到A5的弃牌,但我只是试图使她弃牌。我的牌根本不可能摊牌获胜,如果她放弃任何牌,那就很好。因此,不管她拿着什么非对子牌,如果她弃牌了,那就很棒。”

ICM有没有影响你的决定?或者说,因为你本质上是短筹码,当你评估你的决定时,你有没有考虑锦标赛权益?那是否让你感到放松,只想积攒筹码,而不必太担心奖金的提升?

Chris Brewer说:“确实,一定程度上是这样。我必须考虑一些因素,因为只要我还在比赛中,我就有比出局更多的(锦标赛)权益。但我认为,选手们在主赛事的那种场合很可能诈唬不足,因此我确实认为我的诈唬会经常奏效。

因此,决定并不是因为ICM或者其它什么,而是基于当时的情况,基于我认为的对手的游戏方式,我宁可多诈唬而不是少诈唬。在那种场合我可能看到选手们做一些疯狂的弃牌,只因为是主赛事,他们可能认为没有人会拿所有筹码去诈唬。”

牌手可能不会承认,但事实上这是一个众多牌手参与的,奖金很高的比赛,在赛事最后阶段的特定场合这可能会影响到他们的风险承受能力。

Chris Brewer说:“我确实认为整天打高注额的人在这个比赛中具有很大优势。你在这些$1000到$5000买入的比赛打入很深,但你现在相当于打$25000买入的锦标赛。你很可能会想:“我会再次遇到这种场合的。”而其他人想的是,那是他们打这种级别比赛的仅有机会,他们不想犯错误。

Share:

Author: news, news

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