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m Dwan最新采访!他谈论到了扑克的未来以及……

Tom Dwan,无数扑克玩家崇拜的偶像,近年来虽很少出现在荧幕中,但关于他的事仍然能吸引大家的注意力。常年征战高注额扑克的他在扑克锦标赛中也创造了不少成就,是许多扑克牌手们畏惧的对手之一。

最近Dwan在Brandon Adams的播客节目中接受了采访。采访中他谈论到自己是如何与现场扑克结缘以及这种游戏的思维方式,还分析了扑克的未来发展。以下是这次采访的摘要。

Dwan谈高注额扑克

因为Dwan近期参加了新《高注额扑克》的每一回合,他便回忆起自己第一次在这个电视秀中打牌的经历。

Dwan说:“最初在《高注额扑克》打牌的时候,我认为自己的无限德州扑克水平比大多数人高明很多,差距非常大,所以我能够游戏很多牌。而且这是我第一次在电视中打牌,我感到很有趣。我试图游戏更多的牌,而且一切都很顺利。

当我诈唬时,诈唬也奏效了。当我有牌时,别人为我支付。我只是运气很好。现在许多打无限德州扑克的人厉害了很多,我最近没怎么打无限德州,因此我的水平不是很犀利。但这是深筹码牌局,有时人们会用很傻的下注尺度。”

初涉现场扑克

Dwan第一次打现场扑克是在伦敦的维景领峰(The Vic),前五届欧洲扑克巡回赛就是在那儿举办的。随后,他还参加了PokerStars的加勒比冒险赛,在那里他遇到了Jean-Robert Bellande。

Dwan说:“我当时看他打25/50美元的牌局,在一个翻前单一加注底池,底池有7万美元,他在A高翻牌面用AJ跟注2万美元。我暗想:‘这傻子在干嘛!’然后他赢下了底池!在网络扑克中从不会发生这种情况,我开始想:‘也许我应该开始学习打现场扑克!’”

根据The Hendon Mob网站的数据,Dwan的现场扑克奖金超过300万美元。但Dwan承认自己从网络扑克过渡到现场扑克有一个学习过程。其中包括现场扑克马脚(tell),一个网络牌手感到陌生的概念,以及如何解决在桌上感到无聊等问题。

Dwan说:“那时候获得高水平的扑克教育并不容易。我知道在过去的一年里,我比同桌的牌手们玩得多,有些战略性的东西或概念我比他们更了解,但我试着向很多人学习他们知道但我不知道的现场扑克知识。比如你一个小时没发到一手可以游戏的牌,你就开始诈唬。因为你不是坐在家里可以舒服地同时开多桌游戏。”

Dwan还表示,如果某人开发出一种新游戏,他将会擅长那种游戏。但学习过程很重要。Dwan:“你在新游戏中表现如何并不重要,但重要的是,你能多快地从别人那儿学习。”T

扑克的未来

在新冠肺炎大流行之前,Dwan已经把注意力转移到现场短牌德州上,那时也有很多相当大的短牌德州局。但是,他已经不再整天打牌了。

Dwan说:“在过去几年里,我连续打牌20-30个小时后感觉不像从前那么犀利了,但我也没有打过那么多的长牌局,我也不怎么练习了。这些事情都是我过去习惯去做的。”

除了打牌,Dwan还关注扑克立法的发展,尤其是在美国。他认为,只要扑克网站“积极”地监管机器人和作弊者,网站就有扩张的机会。

Dwan说:“美国人喜欢扑克,自从黑色星期五以来,他们一直没有一个打牌的简单办法。我认为美国的开放带来了一个巨大的机遇,如果扑克网站能很好地管控自己,我也许可以看到扑克黄金时代的到来。也许不如第一次那么迅猛……”

Dwan在很多场合反复提到了“黄金时代”(golden age)这个概念,尤其是扑克可能成为更广泛的合法博彩空间的一部分。

Dwan说:“扑克的发展很大程度上取决于运营商的积极性,以及如何平衡竞争环境,这些问题还没有一个答案。我希望扑克合法化会发生,但我们拭目以待。扑克合法化现在还悬而未决,但如果真的发生了,那么未来几年可能会有一个非常适合打牌的地方。”

Share:

Author: news, news

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