弃牌并不可怕,All in偷鸡最致命… | 牌局分析

在扑克圈都把目光放在Doug Polk对抗丹牛的“世纪恩怨局”的同时,PS也在进行另一场高注额单挑比赛。


两个扑克终极Boss——Berri Sweet和LLinusLLove——最近一直在无限德州扑克和PLO牌桌战斗。Sweet是一名PLO高手,而LLinusLLove被认为是世界上最优秀的德州扑克常规局牌手之一。

盲注200/400美元。这手怪诞的牌局开始时,Berri Sweet有7万美元筹码,而LLINUSLLOOVE有16.5万美元筹码。我们现在开始分析这手牌!


1翻牌前LLinusLove在按钮位置用A♠9♣ 率先加注(open)到980美元。Berry Sweet在大盲位置用8♦5♣跟注。


两位牌手在这个场合都玩得正确无误。Linus在单挑中应该用最好80%起手牌率先加注。显然,A♠9♣必然属于最好80%起手牌。他的2.5BB加注尺度是合适的。

Berri的8♦5♣可能看起来特别弱(确实如此),但它仍然强到足够防守Linus特别宽的率先加注范围。Berri的继续游戏范围(包括跟注和3-bet)应该接近全部起手牌的80%。


2翻牌圈翻牌是K♦9♦4♦,底池现在有1960美元。Berri过牌,Linus用中对持续下注487美元。Berri用他的弱同花听牌过牌-加注到2098美元,Linus跟注。


单色翻牌面是翻前进攻者应该倾向于在翻后谨慎行动的翻牌面。即使翻前进攻者通常保持胜率优势,这种优势也是很微弱的,而且两者的坚果牌分布也是接近对称的。

考虑到这一点,有些牌仍然想往底池投入更多钱。因为一些原因,最大踢脚的中对就是最合适的下注牌:

  • 它是最强的中对,这意味着它可以从其他中对那儿获得价值。
  • 如果转牌圈两人都过牌,A♠9♣非常适合充当河牌圈抓诈牌。
  • 这给了Linus更多后续回合的综合能力(versatility)。

*例如,当转牌使第二大翻牌成对时,Linus将有更多明三条组合,这拒绝了Berri对有上限的范围做巨大下注的能力。

至于下注尺度,牌手可以有多种选择,理论上它们的EV是非常接近的。总之,Linus的下注很好。至于Berry的策略……这是行动开始变得让人诧异的地方。

用8高这样的弱同花听牌过牌-加注在单色翻牌面是不可取的。尤其是考虑到他们一开始用极深的筹码量游戏。在这种翻牌面,你应该使用很强的同花听牌半诈唬。即便如此,也要很小心,只是偶尔用它们加注。


遇到过牌-加注e后,A9绝对足够强到让Linus跟注。这种说法也适合所有在翻牌圈下注和对子和更强的听牌(比如同花听牌和组合听牌)。


3转牌圈转牌是4♠,使公共牌面变为K♦9♦4♦4♠。底池现在有6156美元。Berri用他的弱同花听牌下注4615美元。Linus用中对加注到12461美元。Berri 3-bet到21999美元,Linus跟注。


Berry做3/4底池大小下注,鉴于他仍然有一些变成最好牌的补牌(out),这是可行的(但不是很好)。但是,由于河牌圈发出方块场合的反向潜在底池赔率(reverse implied odds),我不建议你采用这种玩法。

这手牌的关键是Linus的转牌圈加注。这绝非理论正确的玩法。这是一种剥削性玩法,所以我将解释为何Linus选择加注而不是跟注(跟注在理论上是正确的)。


没有任何理由相信在这里用A9作为诈唬牌加注是很好做法,因为这只会使差牌弃牌。这意味着,加注的主要原因必定是从这手牌那儿获得更多价值。


为使这种玩法有意义,Linus必须认为Berri很可能过度诈唬(over bluff)和弃牌不够多。结果证明这种看法非常准确!

面对一个加注Berri的较小再加注有些过火。对抗一个可能具有所有坚果同花(Linus的同花远多了Berri)和所有葫芦(有些葫芦Berri无法拿到,比如KK和99*)的范围他在代表坚果同花或葫芦。

*Berri翻前会用所有KK和99及许多A♦X♦牌3-bet。
这很可能是个极糟糕的错误,因为Berri的牌对Linus的继续游戏范围阻断能力非常弱。Linus的表明他认为Berri在这种场合过度诈唬。当你认为对手在过度诈唬时,Re-re-raise没有什么意义。Linus最好是跟注,让Berri在河牌圈自取灭亡。


4河牌圈河牌是9♠,使得公共牌面定格为K♦9♦4♦4♠9♠。底池现在有50154美元。
Berri过牌,Linus用他的葫芦下注25577美元。Berry诈唬全压42751美元,Linus跟注,拿走一个135657美元的巨大底池。(Linus拿着A♠9♣,而Berri拿着8♦5♣!)
Berri的过牌似乎是他确定Linus拿着一手对抗任何尺度下注都不会弃牌的强牌。
面对过牌,Linus必须用他的葫芦追求价值。他的下注尺度非常好,因为如果他拿着一手破灭的听牌,他也想用这个尺度迫使更强的破灭听牌弃牌。而如果他有一手价值牌,他应该鼓励一手强如同花的牌仍然跟注。


这个下注尺度也为Berri以一定频率过牌-加注诈唬留下空间。我甚至可以说,Linus的这个尺度选择是非常巧妙的。


Berri的过牌-加注将他的错误玩法发展到极致。他的阻断牌非常糟糕,如果我们想做一种潜在剥削性玩法,Linus在这种场合极不可能过度诈唬和/或过度弃牌。Berri在河牌圈弃牌就好。他在此刻可能已经上头了。


最终思考


这是一手神奇的牌局。Linus展示了他对于扑克的剥削方面和理论部分的深刻理解,而Berri表明他对于无限德州扑克的理解和对方还有一些差距。
但是,无论你如何看待Berri的诈唬,Berri超强的侵略性是值得敬佩的。Berri的玩法真的很疯狂!你如何看待Berri的诈唬?欢迎在评论区发表高见!

Share:

Author: news, news

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