识破诈唬,弱A也敢连跟对手两条街?

这手牌出自扑克之星锦标赛布拉格站主赛事决赛桌,对局的三位玩家分别是Kalidou Sow,Michchal Markes和Jason Wheeler。

在这手牌之前,Sow通过一手冤家牌从Wheeler那儿赢得了一个大底池,一跃成为赛事的筹码领先者,坐拥1600万筹码,而当时Wheeler拥有约600万筹码,Mrakes约有300万筹码。

2

对局过程

盲注:6万/12万,前注:2万

Michchal Markes

翻牌前:Wheeler在按钮位置用A♥6♠率先加注到27.5万,Sow在小盲位置用Q♥J♠跟注,Mrakes在大盲位置用K♥Q♠跟注。

翻牌圈:9♥5♣9♣,Sow领先下注22.5万,Mrakes弃牌,Wheeler跟注。

转牌圈:2♥,Sow持续下注47.5万,Wheeler仍然选择跟注。

河牌圈:8♥,Sow过牌,Wheeler也随后过牌并以高牌获胜。

3

牌局分析

Jason Wheeler

以往Wheeler在按钮位置公开加注时,Sow总是会跟注或3Bet防守,而在这手牌中,Sow拿着一手不错的牌选择了跟注,这可能也是使得Mrakes做跟注的有趣决策点。

尽管这是一个非常适合加注全压的场合,但Mrakes仍然选择进入三人底池看翻牌,也许他认为自己的KQ正在统治某个对手,所以有可能在翻牌后使筹码量翻倍。

结果所有人都错过了翻牌,也正是这一点让这个牌局变得有趣起来。Sow决定用没有听牌的Q高牌下注约1/4底池。

Kalidou Sow

这是一个奇怪的行动,Sow的下注给了对手不错的赔率,因而不太可能直接赢下底池。此外,Sow并没有太多适合在转牌圈继续开枪的好的出牌,几乎只有非草花的10可以真正帮到他。

如果Sow手中有一张草花,这种玩法也会稍微好一些,这样他就能凭借着牌力改善的可能性继续做半诈唬。

Sow的下注迫使Mrakes必须玩得很直接,要么全压要么弃牌,因为他的筹码量最少,而Wheeler尚未行动。Mrakes最终选择了弃牌,而Wheeler显然不相信Sow的下注,所以选择用A高牌跟注。

Sow在转牌圈再次尝试偷池,但下注尺度仍然较小,给了Wheeler差不多4:1的赔率,Wheeler面对较为干燥的转牌再次选择了跟注。

河牌8♥让牌面出现了同花和顺子的可能,而Sow在面对这样的出牌处身于进退两难的困境中。假若继续下注,能代表什么牌?也许可以代表三条9或A5。但Sow翻牌前会在小盲位置用哪些包含9或5的牌跟注呢?Wheeler不会相信A5或8♠7♠这样的牌会为了价值做下注。

Sow所说的故事不够合理,而Sow或许也意识到自己已无力回天,所以放弃了继续开枪。

Kalidou Sow

从Wheeler的角度来看,似乎存在一种有趣的最终决策。他在后门同花公共牌面拿着一张A♥,他可以把自己的牌转诈唬,假装击中同花,尝试打走其他Ax或5x。但Wheeler最终还是选择了过牌。

我欣赏Sow最终放弃诈唬的理智,因为他没有足够多的价值牌去扮演强牌,这也表明了从对局开始就拥有具体诈唬计划的重要性。

如果你打算做类似以上牌局中的多条街诈唬,请务必思考你正在代表哪些牌,以及将要发出的牌会对你所讲述的故事产生怎样的影响,想要让对手信服就必须要保证故事的连贯性和完整性。

Share:

Author: news, news

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