牌局分析:Doug Polk为何放弃他的天顺?

因为上周在《High Stakes Poker》节目的首秀中做出了一个神奇的弃牌,Doug Polk成为了扑克圈的话题人物。

在和扑克传奇Phil Hellmuth的对决中,Polk忍痛弃掉了他在翻牌圈拿到的第二坚果顺子,这让很多牌手感到不可思议。下面我们看看这手牌的游戏过程及相关分析。

牌局

盲注:200/400美元

大盲前注:400美元

有效筹码量:98000美元

Hellmuth在Hijack位置用Q♠ T♥率先加注到1100美元。Bord在按钮位置用2♥ 2♣跟注。Doug Polk在大盲位置用T♦ 7♣跟注。

翻牌圈($3900):J♠ 9♠ 8♥。Polk过牌,Hellmuth也过牌。Bord下注2000美元。Polk加注到7000美元。Hellmuth用他的坚果牌全压97200美元。Bord弃牌。Polk经过一番思考后放弃了他的第二坚果牌。

Doug的分析

Doug在翻牌圈的check-raise范围是什么?

Doug:“当我在翻牌圈拿着T7时,这是一个我主要想check-raise的场合。你偶尔也可以用它check-call。我认为我在拿到一张黑桃的时候更倾向于check-call。

但我认为我主要用它们check-raise(约2/3的时候)。我们也将在75-80%的时候主要用QT加注。我们也会混杂一些跟注。我们会有许多QT。我们也会有许多T7。但按钮玩家也会有QT。”

为什么Hellmuth的全压很糟糕?

Doug:“这是一种糟糕的玩法。特别糟糕。在这种翻牌面,在大盲位置你可能拿到所有的非同花QT,而不是同花QT。我会有很多QT,而且在翻牌圈主要用它们加注。

按钮玩家在有前注的牌局对抗一个2.75BB的加注也会有许多QT。他绝对会游戏同花QT。他甚至应该游戏一些非同花QT。Hellmuth是对两个范围主要是QT的人全压10万美元。这是一种可怕的玩法。

在你的对手没有许多强牌时做超额下注是一种标准玩法。这里的情况恰恰相反。Hellmuth是对两个范围中有很多坚果牌的人超额下注。

如果他拿着QT,他会使其他牌都弃牌。如果他拿着诈唬牌,那么对手们有更多QT。这基本上不是一个做超额下注的好场合。”

最低防守频率如何证明Doug的弃牌是正确的?

Doug:“我必须这样想。他拿10万美元冒险去博取11000美元或12000美元。在这种场合,我的QT比T7稍多一点。接着我得考虑我必须用多高的频率跟注。

我想在我和按钮玩家都会有很多显然会跟注的QT。根据最低防御频率原则,我们只需要在约12-14%的时候防守(跟注)。

也就是说,我只需要在7%或8%的时候跟注,按钮玩家也只需要在7%或8%的时候跟注。我想说在这里我范围中15%或20%的部分是QT。

所以,我甚至不认为这是一种剥削。我想这就是个弃牌。我当时有点犹豫不决。但如果Hellmuth告诉你他拿到了阻断牌,我想我可以放手了。

我不认为理论上你在这里可以用QT以外的牌跟注。这是一个两个牌手都会有许多顺子的场合,你的牌相对于这里的下注额不够好。Phil的玩法太糟糕了,导致我认为我会用坚果牌或更好牌跟注。

这里的关键是Phil Hellmuth在这里的玩法太糟糕了,他使得除了坚果牌之外的牌都会弃牌。他拿到了坚果牌,所以他迫使我放弃所有底池权益。但这没有任何意义。这简直是瞎玩。”

Doug对Phil Hellmuth的一般思考

Doug:“Phil习惯打很软(soft)的牌局,在那里你只管全压,别人会用任何牌跟注你,然后你得到他的所有筹码。但对抗好牌手,这样玩是不管用的。

这是一个两个牌手范围中都有许多坚果牌组合的场合。我不确定Phil的范围是什么。但两个牌手范围中都有许多坚果牌。

你在这里不可以全压。如果你在诈唬,你是自寻死路。如果你价值下注,你会让所有牌都弃牌。这确实是一种很糟糕的玩法。

我认为我的玩法非常标准,而Hellmuth想出了一个永远赚不到钱的玩法。在我看来,如果我用T7 check-raise,那么T♠ 7♠必须跟注。

如果你认为某人很笨,在这里会用两对跟注,也许这作为一种剥削玩法是可行的。但如果你对抗一个你有点尊重的、能够在牌桌上思考的人,这只是一种糟糕的玩法。他用这种招数对抗我是一种侮辱。

这就是典型的Phil风格。‘我要让你入坑。明目张胆地挖坑。全压。’然后指望别人跟注你。”

如果James Bord跟注会怎样?

Doug:“如果James Bord跟注,我会根据价格(底池赔率)用一些听牌跟注。如果我拿着K♠ T♠、A♠ T♠ 、K♠ Q♠这样的牌,我可能必须跟注,因为我得到了3.3:1的赔率。”

关于对局时牌桌上的对话

Doug:“这些家伙真特么蠢。你觉得我会在乎他们说的话吗?我无意冒犯他们,但我不介意一些“鱼”对于Phil的玩法或我的玩法的看法。他们说的话根本不可能影响我的决定。他对Phil的看法……谁在乎呢?

如果我觉得这影响了我的决定或打断了我的思考,我会说‘嘿,伙计们,闭上你们的X嘴。’他们所做的事情是不合常规的,但那并没有妨碍我思考那手牌的能力。如果妨碍了我,我肯定会说些什么。

Share:

Author: news, news

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