扑克与痛苦原则:学会接受坏运气!

如果你和大多数牌手一样,打牌的时候你会感到合理的痛苦。这种痛苦通常是由坏运气引发的,坏运气可能有多种形式:


l 形势大优的时候打入所有资金,结果输了。

l 有一个长期的坏结果,但自己并未犯错。

l 遭遇对手范围的顶端部分。

扑克中充满了痛苦的例子,而且它们完全超出了我们的控制。正确识别坏气有时可能有点棘手——特别是对于那些讨厌用运气掩饰错误的思考型牌手——但我们都知道坏运气总会时不时出现。

我们可以从中学到的一个教训是:我们越早发现我们无法掌握的坏运气,我们就越快开始接受坏运气。N

痛苦原则

如果你没有足够频繁地感到痛苦,你很可能没做对。这就是我所说的“痛苦原则”(Pain Principle)。这方面最典型的两个例子是:

l 如果你从未被抓到诈唬,那么你诈唬不够多。

l 如果你从不因价值下注而失利,那么你的薄价值下注就不够多。

这两个例子告诉我们,这种游戏固有的不可访问的信息使得偶尔的损失是不可避免的,为了获得长期的胜利,这也是必要的。

如果我们成功诈唬的次数是失败诈唬次数的两倍 ,那么诈唬就是值得去做的,尽管我们知道我们注定有时会失败。

金钱上的“痛苦”对于我们的成功至关重要。没有诈唬我们就无法赚到这种额外收益,而诈唬不可能没有偶尔的失败。价值下注也是如此。

来自高端局的痛苦原则实例

有些人可能会说这种“必要的痛苦”有点离谱,没有任何实际应用。这是一个非常公平的观点。但我请你仔细研究一个来自高级别扑克的非标准例子。

Doug Polk最近对丹牛在“世纪恩怨局”的玩法进行了相当深入地局后研究。

Doug对于丹牛打法的一个最大的建设性批评是:在比赛的一段时间内,丹牛曾经连续2000手牌没有被清空筹码。这说明丹牛严重缺乏侵略性,而那肯定会影响他的收益。

听起来很熟悉吗?即使像丹牛这样的世界级牌手,也无法避免减轻痛苦的诱惑。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丹牛一直在试图“做点什么”来减少波动!

不幸的是,除非面对一个弱手,无限德州扑克单挑局不可以采用“小球派”玩法,不可以控制行动或筹码量大小。特别是当你面对Doug Polk这样的世界级高手的时候。

征服单挑扑克的唯一方法是尽可能的平衡。这不仅意味着在各种场合采用不同的玩法,也意味着采用各种下注尺度和相对高的下注频率。

这包括用诈唬牌、价值牌及介于两者之间的牌超额下注(overbet),当然还有全压!如果你无法做到那样,你将受到一种全新伤害的痛苦。

故事的寓意

虽说为了使观点简洁,一些细节已经简化,但这里的中心思想仍然是:在扑克和生活中存在着不可避免的“痛苦”,我们绝对不能主动规避它。

我们要么接受这种相对小的不适或风险,要么为了避免它而给自己造成更大的伤害。当然,这说来容易做来难。

不管怎样,在我们开始施行某个原则之前先仔细阐明它仍然是有价值的,这样我们至少可以有一个指引我们的清晰愿景。

Share:

Author: news, news

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