厉害了!竟敢用J高牌跟注抓诈唬…… | 牌局分析

这篇文章将分析一手我在比赛上打的牌。锦标赛的最终桌,我最后和2017 WSOP主赛事第八名Jack Sinclair单挑。

这手牌可以说是扑克版的“猫和老鼠”,因为Jack和我都试图利用我们认为的对手具有的倾向。这手牌发生时我们互不相识,但后来我们成为了朋友。下面就一起来回顾这手牌。

盲注:6万/12万奖金结构:第1名:29620欧元;第2名:19690欧元


1翻前&分析

Jack用T♠6♥跛入(llimp,指平跟入池),我用J♦T♣(T代表10)过牌。

这肯定是一个Jack有许多牌想要跛入的筹码深度。他的跛入范围应该是相当平衡的,包括一些limp-fold牌、一些limp-call牌和limp-shove(全压)牌。
JTo(o代表off suit,指不同花色)适合放入过牌范围,因为它不好不坏,既没好到想加注,也没差到想弃牌。


2翻牌圈&分析

底池:24万。翻牌:A♣K♥3♠,我过牌,Jack也过牌。

我在这个翻牌面没有任何领先下注的牌,因为它对Jack的范围极有利。事实上,PioSolver软件认为Jack有55%/45%的范围优势。
Jack在这里应该以很高频率持续下注,但他选择了过牌,并解释说在他的随后过牌范围保留一些意图在转牌圈下注(如果我在转牌圈过牌)的空气牌是正确的。
在那种场合,我看起来范围极度受限,而且我具有的底池权益容易被两个大注夺走。
我的朋友Dara用solver软件进一步研究了这个局面,结果表明Jack应该在60%的时候用他的范围下注,并在50%的时候他的底牌(T6o)下注。


3转牌圈&分析

底池:24万筹码,转牌7♣。我过牌,Jack下注14万,我跟注。

我认真考虑过领先下注。Jack的翻牌圈过牌削弱了他的范围,而我可以带着让Q高弃牌的意图下注,同时也拒绝两张随机牌的底池权益。
但最终,我选择带着跟注的意图过牌。J高在很多时候是最好牌,而且我有一个坚果听牌。
Jack坚持原有的下注计划,并且很可能会在必要的时候河牌圈再下一注。而我坚持跟注计划,并认为这是我的三个选择中最好的一个。Solver软件证明了这一点,软件认为加注是有利可图的,但跟注是最有利可图的选择。


4河牌圈&分析

底池:52万筹码。河牌:3♣。筹码底池比:5.5 : 1。我过牌。Jack下注36万。我跟注。

我在比赛时感觉过牌是标准的,但Solver软件对于这手牌喜欢混杂50%的领先下注和50%的过牌。据我推测,Solver软件会用同花和3x牌领先下注,因此我需要从我的剩余范围中找到一些诈唬牌。
这是我的最差牌,但它包括一张草花,有一些宝贵的阻断效应。虽说如此,在这里选择无领先下注的策略似乎是合理的,因为领先下注策略其实很难执行。
Jack的下注是不被Solver认可的,事实上他喜欢搜寻和利用对手不平衡的情况。Jack很擅长剥削,他搜索人们普遍具有诈唬不足、过度诈唬、跟注不足和过度跟注倾向的场合。
Jack认为,如果我在这里过度弃牌(over-fold),那怕只是一点点,那他用T♠6♥下注就是正确的。
不幸的是,我并没有过度弃牌。我可以说是一个顽固且不轻信的爱尔兰人。我的跟注也不被Solver软件认可,长期而言将损失0.2BB。但如果Jack过度诈唬(他坦承自己确实如此),跟注便是正确的。

5

牌局结果
Jack亮出T♠6♥。我亮出J♦T♣,赢得一个124万筹码的底池。

偏离平衡做hero call是一种危险的策略,它特别依赖于对手的过度诈唬倾向。剥削玩法可以是绝对有效的,但这种玩法也打开了你被反剥削的大门,理解这点很重要。我这次做出了正确选择。
你如何看待我用J高跟注?如果你拿着我这手牌,你的玩法和我在哪些地方会有不同?

Share:

Author: news, news

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