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州扑克马脚的发现与运用

当我的对手做一些与打牌无关的事情而比较忙的时候,和他们打牌我会多考虑一些事情。我发现他们更喜欢弃牌,或者打得没有正常情况下那么理想。

忙碌的意思是:

1、赢了一个大Pot正在忙于摆放筹码

2、正和chip runer购买筹码

3、正在打电话

4、正在切换MP3里的音乐

5、与一个朋友打招呼

6、和桌上的其他人说话

7、正在喝鸡尾酒或者食物

换句话说,当一个忙碌的对手下了一个大注的时候,我非常小心的对待,他的手牌可能非常的大。

Suit Check重新检查底牌

当翻牌后出现了三个同花色的牌,而我的对手重新查看了底牌。他们经常有一张牌是与台上的三张牌同花色。

如果在翻牌前他们下了大注,他们知道他们的底牌是AK,他们知道一张是方片,一张是梅花。但是他们记不清哪个是哪个了。他们不得不在翻牌后重新查看一下。我几乎没有看到过有同花成牌的人在这个时候重新查看底牌。

快速Bet  缓慢Bet

这里有另一个关于牌力强/弱变化的例子。我的对手下注快时的牌力一般要比下注缓慢时的牌力差一些。快速的下注是一种威胁。缓慢的下注,一般意味着不确定性。

行为的变化

1、当一个健谈的选手突然变得沉默。我发现他们一般就有一手他们想要玩的牌。

2、当一个选手经常堆在椅子上,突然坐直了,一般他们就想玩这手牌。

3、当一个正吃东西的选手,看了一眼牌后把食物放下了,一般他们就想玩这手牌。

4、当一个选手,手里拿着的手机响了,但他并没有立即去接电话,一般他们就想玩这手牌。如果他接了电话,就算他说了让打电话进来的人等一等。通常他的牌不怎么样。

Leaners倾向牌桌和Slouchers没精打彩的人

我发现那些坐着倾向牌桌的人一般手里牌不怎么样。那些无精打彩的人和靠在椅子上的人一般手里有好牌。Leanes是想吸引大家的注意,让别人觉得他具有威胁性。Slouchers 试图扮演尽可能的不具有对抗性。

颤抖的手

当一个人把他的筹码丢入Pot中时,他的手是颤抖的,一般来说他手里就有很强的牌。但这种情况也有例外。在2003年我在好莱坞的Hank Azaria 家里玩一局很大的无限德州扑克。我的对手是一个非常不知名的选手。我在Cutof拿到了口袋对J。加注我前面位置的一个limper。Limper 前面的人全弃牌了,而他用颤抖的双手把所有的筹码全堆入Pot。

我弃牌了,并把底牌口袋对J亮出来。告诉大家这是一个我做过的多么大的Laydown。和大家说:“遇到这么抖的手,我有口袋对Q都会弃牌的。如果你没有口袋对A,我会很意外的”。

当他用还在颤抖的手掀开底牌时,是口袋对5 Hank说你被颤抖的手这样的Tell骗了。别太在意那个,他有酒瘾综合症”。后来我才知道那个limper 的昵称叫”Shakes” ( shake是颤抖的意思)

当他们看自己的筹码时

这里有一个非常真实的Tell经常出现在翻牌、转牌、河牌被发下来之后。当一张牌对对手有利。那他们经常会快速的扫一眼他们的筹码堆。我几乎就读懂他们了。“哇!来了一张好牌,我要下注了。我的筹码在哪里?就在我的鼻子下面”。

当他们看我的筹码时

当我的对手正在看我的筹码。他们经常会想像我的筹码成了他们自己筹码的情景。这些选手告诉我,他们手里有一手很强的牌。 并且他们知道成者认为我的牌很弱。

如果我恰巧察觉到这个马脚Tell当我手握一个非常强的牌时,我经常会下大注Overbet或者试图Check-raise。

快速Call

我发现一名选手在翻牌后快速的Call,一般情况他在听牌。想像一下如果他有一手很好的牌,他们会不得不给自己一些时间去考虑加注。如果他们有一手烂牌或者边缘牌,他们会不得不给自己一些时间去考虑弃牌。只有当他们在听牌时才几乎自动的完成了。

缓慢的Call

我发现一名选手在翻牌后花了很长时间考虑call a bet (跟一个加注) 一般他正在考虑是加注还是弃牌。他们不是有一手非常强的牌,就是有一个中等水平的弱牌。很少有听顺子或者听同花的情况。

当他们伸手摸他们的筹码

我在考虑是下注还是加注的时候。我的对手伸手去摸他们自己的筹码时。我几乎都会下一大注。他们是正在表演,希望说服我不要加注,根据Mike Caro的建议,我会令他们失望的。

Toss vs Slide ( 丢筹码和推筹码)

一名选手把筹码随意的丢入Pot中时一般来说是牌比较弱,用一种显眼的下注方式来弥补牌力上的不足。一名选手平缓且轻松的把他们的筹码推入Pot时,是在试图让他们的下注尽可能容易的被Call,感觉是手有强牌。

缓慢的推筹码入Pot 然后向后靠在椅子上一般来说就是有很强牌的一个标志。

反用马脚

在2002年,我参加一场在Reno举行的大型的锦标赛,打到了中间阶段。我有着平均筹码。Young Pham是一位很厉害的选手,坐在我的左边。他刚刚被Bad Beat,仅仅剩下5个大盲注的筹码。

我在小盲注位置,前面的人都弃牌。我底牌是同花J7。不是什么大牌,因为我手里筹码较多。而且又有底注。我非常想让Youg全下,他不会对我造成较大的伤害,就算他手里有AT这样的牌。如果赔率合适的话我还是愿意冒这个险去击败像他这样的好手的。但我

也不想用”一手垃圾牌去和他打,这样有可能使他的筹码翻倍。特别是像Young 这样危险的对手。

我不确定如何做。我拿起我的筹码试图从Yong身上找到一个Tell,他立即伸手去摸他的筹码。“哦,这是一个典型的马脚Tell”.我加注让他Allin。

Young击败了我,他翻开口袋对K的底牌,给我使了一个礼貌的眼色。伟大的选手会使用一个相反的Tell,如果他们认为我正在注意这个Tell。真正伟大的选手会设计对手,用四五个Pot下个套,然后在后面赢一个更大的!

Share:

Author: news, news

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