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卷”入侵扑克圈,连鱼都懂开外挂后线上扑克必死

新冠在去年的爆发让很多领域受到严重冲击,全球众多地区的经济发展陷入倒退,疫情流行带来的次生灾害更是让无数人丢掉饭碗。

整个2020,大家似乎都被焦虑包围。

有一个词当时在社交网络火到不行:内卷。

近日,随着国产剧《小舍得》的热播,剧中出现的全龄段内卷现象再次引发网友激烈探讨。

在“内卷”化日益严重的社会里,人人皆可“卷”,万物皆可“卷”,就连小孩也难以幸免,鸡娃、牛蛙间的无形竞争,把内卷带到了祖国的花朵当中。 ?上矩形

通俗点解释就是↓↓↓

“内卷”是指压力贼大停滞不前却又无法升级到另一种高级模式的状态,现在被用来代指非理性的内部竞争或“被自愿”竞争。

在游戏领域,玩家为了更好地娱乐,一个人率先去充钱吊打别人,被他虐的人不得不也充钱,最后所有的人要么使劲充钱要么被吊打,只有管理员不用充钱还能吊打所有人。

大家本来都没有焦虑感,一旦有一个人开始这样拼命,剩下的人不努力就无法抚慰心中的焦虑。

扑克圈有没有“内卷”?

有,Poker Solver就算其中一卷。

Solver(扑克解算器)是这个圈子近几年的新宠,许多高级别玩家都会借助它来提升技术,它能够帮助使用者找出牌桌上每一种情况的最佳打法。

通过对解算器的使用,玩家能够让自己的范围在每一种情况中都是平衡、没有漏洞、无法被剥削的,也就是说,利用解算器进行研究,玩家能够建立趋于完美的策略。

随着解算器的普及,一旦程序员开发出能自动使用解算器的方法后,Solver会更强大,因为即便是现在没法将解算器用于实战的情况下,它就已经给使用者带来了很多人无法比拟的成绩,并让使用者在全球各大最高额的游戏中无往不利。

Solver刚出现的那几年,玩家只会将它当做一个学习工具,他们把自己在实战中玩过的牌局输入Solver并依靠它推算出解决方案,然后凭此提升技术,可聪明人都知道,总有一天,Solver的运用一定不会仅限于一个学习工具,而是被真正用到实战中,更甚者,圈内或许已经有人在这么做了,尤其是在高额游戏里,在那里如果不懂得什么是GTO,你现在已经很难做到盈利。

△Justin Bonomo:锦标赛奖金近5000万刀

去年10月就有人质疑Justin Bonomo在参加2.5万买入WPT豪客赛Day1时使用实时辅助软件(RTA)做出蜜汁操作。

连奖金超4900万刀的他都疑用辅助软件打比赛,RTA横行现象怎么解决?

很多玩家认为,这或许只是冰山一角。

美国职业牌手James Wallace发推表示:“Solver正在毁掉线上扑克,各大平台根本没法阻止它的入侵,使用者只需稍微变通一下就能躲过平台的纠察,Fedor Kruse之流的行为绝非个例!

Fedor Kruse是高额桌惯犯,15年作弊就被抓过

德州扑克是一个靠技术优势带来盈利的游戏,通过运用解算器,就算你玩的是很难打的高额桌,它也能为你带来巨大优势,所以这样的甜头谁能忍住不尝?

△Kruse利用两台电脑作弊的证据♠使用Solver的后果♠

Kruse的作弊是依靠同时使用两台电脑实现的,一台用于登录线上平台,另一台则利用Solver实时进行解算。

当这起作弊事件被曝光后,这种方法或许已经在很多人心中埋下了种子,将来可能会有更多人效仿Kruse的做法。

扑克之星或扑克派对这样的大平台在过去几年推出过很多打击第三方软件的措施,比如不准在游戏过程中使用HUD或选座软件,并成立纠察小组揪出机器人账号之类的,当然,像Solver这种GTO软件肯定也在黑名单里,但如果玩家都像Kruse那样开两台电脑操作,平台又怎么可能察觉?

△Fedor Kruse

虽然在两台电脑之间来回操作有些累,但这么做之后带来的潜在利益太高,没人能抵住这种诱惑,其实假如利润足够高,某些很牛的程序猿甚至有可能开发出只用一台电脑就可以完成这种操作的软件。

Solver的使用并非只对高额桌领域不利,就算这些软件未被用于低级别游戏,可一旦低级别游戏玩家听说了这些事,他们很难不将这种作弊行为联想到自己的领域里。

过去几年,由于HUD和选座软件的泛滥,线上游戏生态已远不如前,就连曾在全速扑克盈利数千万的Patrik Antonius也在推特表示已经不愿再在线上玩无限德州和底池限注奥马哈,因为那里边充斥着太多这些辅助软件,而他已经很难再靠自己本身的技术挣钱。

扑克之星在2016年就已推出限制HUD类软件的措施,他们的理由是:“扑克应该是一项理性(逻辑推理能力)与感性(游戏时所需的勇气)相互作用后再作决定(跟注、诈唬或弃牌)的游戏,可现在玩家只要点击一个按键就可以拥有这个本事,出于这个原因,为了让这项游戏保有它的公平性,我们才做出了这种限制。目前平台上的许多客户在游戏时会使用第三方软件,这些软件能让使用者在游戏过程中拥有比对手更多的优势,这种行为无疑破坏了游戏的公平性。”

职牌Sonu Muler曾在他的博客聊过一件事,Absolute Poker爆出超级账户丑闻时,那阵子他经常在线下游戏中听到别人谈起玩线上扑克的经历,这些人(至少100+)会非常笃定自己肯定也在某些大的平台被超级账户用上帝视角骗钱,可就Sonu所了解到的情况,这些人在线上扑克所玩的手牌数根本没有多到足以被超级账户盯上,但那些人还是非常信誓旦旦说自己肯定也被坑了,因此决定不再玩线上扑克。

很多娱乐玩家会因为这些捕风捉影的丑闻而远离线上游戏,他们或许实际是因为本身水平差而没法在线上平台盈利,但他们不愿承认自己不优秀,所以往往会把失败的原因归咎于对手是靠不正当手段取胜,当Solver事件爆出后,这些人又多了一个可怪罪的对象,也多了一个对线上扑克避之不及的理由。

这些娱乐玩家这辈子可能都不会再碰线上扑克,因为他们觉得每个对手都在用Solver,所以自己根本不可能赢。

♠Sover对线上游戏生态的破坏♠

假如用鱼、鲨鱼和海洋比喻线上扑克的生态环境,当一条鱼被吃掉时,这代表他因为输掉太多钱,输钱的速度过于迅速,以至深陷入不敷出的情况而选择离开这个环境。

如果线上平台能成功吸引新的娱乐玩家,一条新鱼便又诞生了。

倘若每条鲨鱼每小时在每张牌桌吃掉一条鱼,而平台有能力按照同样的速度招募新鱼,那这个生态就是稳定的,当然,稳定不代表可持续,因为新鱼的补给量并不一定能源源不断,但只要新鱼的“出生率”足够高,这个生态还是有机会做到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保持可持续发展。

可现在如果每条鲨鱼多开一张牌桌,新鱼的“出生率”就会远低于“死亡率”,最后整个生态必然遭到毁灭。

因为一张牌桌只有一条鲨鱼而有8条鱼的话,那每小时每张牌桌只用补给一条新鱼就够了,可若是一条鱼被吃掉后补上来的是一条鲨鱼,那每张牌桌每小时就要补给两条新鱼来替代被两条鲨鱼吃掉的旧鱼,而这正是很多平台推出限制多桌玩牌的原因,目的就是为了减缓鲨鱼吞噬鱼的速度,防止线上扑克的生态被破坏。

♠Solver如果泛滥,最坏的情况会是什么?♠

一些鱼也开始使用Solver,并依靠Solver的帮助变成一条非常厉害的鲨鱼,这一举动会致使更多的鱼逃离线上扑克,因为他们听说就连普通玩家也开始用Solver,那他们再待下去必然会落得只输不赢的下场。

更多的鱼被吓跑后,生态平衡将遭到全面破坏:鱼被吞食的速度远超鱼出生的速度,鱼又因此而被吞食得更快,然后又有更多的鱼选择逃离,原因是鲨鱼的数量变得更多,而这些鱼输钱的速度变得更迅速…随着越来越多的鱼被吞食,鲨鱼和鱼的比例会迅速失衡,最终发展到完全不受控制的状态,鲨鱼们的疯狂进食必然会让线上生态陷入极度混乱。

随着玩家池的缩小,替换率也随之降低,线上平台将失去群聚效应。

如果你在一些小线上平台玩过SNG,你就懂群聚效应的重要性了。

比方说某平台的玩家池是500人,那这个平台的SNG就会很难办成,但若是平台的玩家池高达数千人,这家平台或许就有能力一直举办SNG,假使玩家因为没法在小平台打自己喜欢的游戏,那他会选择离开改去其他平台或完全远离线上扑克。

群聚效应的失衡并非仅限于某一领域,那位不能如愿参加SNG的玩家或许是那种喜欢在周末玩MTT的人,他的离开将使得MTT的人数也在流失,最后常规桌必将受到牵连,倘若某种游戏在几周内都没办法凑齐人数,那这种游戏将有可能会永远在这个平台消失,这个平台也将面临消失的风险。

♠ 如何摆脱“内卷化”?♠

文章开头提过,在游戏领域玩家为了更好地娱乐,一个人率先去充钱吊打别人,被他虐的人不得不也充钱,最后所有的人要么使劲充钱要么被吊打,假如线上扑克“内卷化”日趋严重,总有一天,江湖从此将再无online poker。

线上扑克就像一块蛋糕,本来大家可以心平气和坐下来慢慢享用,平分秋色,可一旦有人站起来抢,其他人也不得不站起来抢,但这只是在内部消耗,而所有人心机用尽后,得利的依然可能只是一小部分人,这个结局跟没站起来是一样的,可消耗反而却更大。

Solver对线上生态的残害无非三个方面:吓跑娱乐玩家、帮助鲨鱼以更快速度吞食娱乐玩家、部分鱼玩家依靠它变成鲨鱼,而这种三管齐下的结果就是加剧生态环境的恶化。

当然,线上扑克不会明天就挂掉,但Solver确实是一个不容忽视的生态污染源,这篇文章没办法提供一个处理源头的方案,那是线上平台该考虑的问题。

假如平台没有解决方案,娱乐玩家流失的速度肯定会更快,数量也会更多,当游戏本身的乐趣被破坏到荡然无存,娱乐玩家被挤压得毫无生存空间,那线上平台还会有未来可言吗?

Share:

Author: news, news

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