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ash界最强“扫地僧”要出山,目标级别NL500万刀,各位单挑大神瑟瑟发抖吧!

就算你是德州扑克爱好者,也有可能不知道MJ Gonzales是谁,但他的确是当今最优秀的扑克牌手之一。不过,你放心,不认识他并不是因为你孤陋寡闻,而是因为他真的很低调。

MJ Gonzales是谁

多年以来,Gonzales一直刻意保持低调。虽然部分豪客玩家知道他是谁,但对于大部分扑克圈里的人来说,这个名字最近才出现在他们的视野里。

那些靠参加锦标赛而崭露头角的牌手很容易就能吸引大众的注意力,不菲的奖金和金光闪闪的冠军奖杯能帮助他们上新闻头条。对比起来,优秀的cash游戏玩家更容易被大众忽视,因为他们的成绩不总是能像锦标赛那样公之于众。但这对Gonzales来说这不算什么,因为他就是要低调。

他走进扑克室,不是为了名声,而是为了赚钱。

不过,在过去的几年里,Gonzales逐渐从“幕后”走出来,开始出现在公众视野里。他变得在社交媒体上活跃了起来,创立了一个扑克教学平台Hybrid Poker,计划在今年秋天上线。这个教学平台多年以来只对少数经过精挑细选的职牌或者富人开放,这些人愿意花高价去购买Gonzales的教学。

Gonzales承认,2019年之前,他是故意想要保持低调的。2019年,他被丹牛Daniel Negreanu选中成为其团队的一员,参加了当年的WSOP。那一年,他9次进入奖励圈,包括2次打进决赛桌和在买入$25,000的底池限注奥马哈冠军赛中获得第3名和$700,000的奖金。

但锦标赛的比赛环境和盛大赛况,以及随之而来的关注,都让Gonzales不太习惯。

Gonzales说:“我原本想做的,只是通过给精英人物提供指导来赚尽量多的钱,所以很多人不知道我是谁,这是故意的。”

那么,那些找Gonzales来帮助提升自己牌技的顶级牌手们都是谁呢?

曾教丹牛打牌

大多数的客户都和他签了保密协议,所以我们无从得知。但最近有消息透露,Gonzales和他的搭档在过去几年里曾是丹牛的教练。

丹牛之前在和Doug Polk的单挑中展现出了单挑技术的进步,Gonzales和其搭档便是背后的功臣。虽然丹牛最终输了,但Polk都承认已经46岁的丹牛进步很大。Polk甚至还说,如果丹牛和其他人单挑,他是赌丹牛会赢的(当然,如果对手是专门打单挑的顶级牌手,那就另当别论)。

对于这次单挑,Gonzales认为,就算不看牌技,在25000手牌的样本大小里,任何事都可能会发生,所以丹牛输了是很正常的。

他解释到:“假设你和我玩了1000万手牌,我俩的盈利和亏损都刚好平衡,这时候可以说我们的牌技是差不多的。即便如此,我和你单挑的过程中,我还是有可能输掉80~100个买入,这种下风期是很正常的。但观众要是看到我输了100个买入,他们会觉得你的牌技比我强500倍,觉得我该回家歇歇了。但扑克中的波动并不是这么计算的。”

他继续说到:“所以,当人们在看丹牛和Polk的单挑时,应该要知道25000手牌不算什么样本。当然,Polk的单挑技术更优秀,这是绝对的,毋庸置疑的。但是,当丹牛在一场比赛里输掉3个买入的时候,观众只会看数字,他们会想‘天啦,他输掉了$120,000哎。’其实吧,这在单挑里根本不算什么。也就是说,对丹牛来说,在盲注级别$200/$400的游戏里打25000手牌,输掉$100万根本不是什么疯狂的事情。”

和limitless约好了单挑

随着丹牛的“世纪恩怨单挑”结束,Gonzales开始自己参加高级别的比赛。其中最引人关注的,应该是和来自波兰的线上高额桌大神Wiktor “Limitless” Malinowski的单挑。两人将在拉斯维加斯打淘汰赛,盲注级别为$1,000/$2,000,谁先输光$300万就是输家。

除此之外,Gonzales还分别跟Isaac Haxton和Dan Smith约好了打现场单挑,比赛的细节仍在商讨中。

Gonzales觉得现场扑克更有趣,因此他坚持面对面的单挑。他认为,需要打好现场高额桌扑克,牌手要“注入灵魂”,而他自己在这方面比大多数人更有优势。

Gonzales在谈到为什么想要打现场而不是线上的时候说到:“打线上和打现场的感觉不一样。打线上时,筹码不在你眼前,你要做的是就是单击鼠标按键。但打现场,你没有随机数生成器(RNG),没有起手牌表,没有频率图,这些东西都没有,只有我和你。这是我和你之间单纯的牌技切磋,优秀的人才能获胜。”

Gonzales还认为单挑并不是Malinowski最擅长的游戏形式:“我没有基于很大的样本去了解Malinowski,但我认为,比起单挑,他更擅长六人桌。当然,我这并不是否认他的单挑技术,我还是认为他是很厉害的,只是我认为目前为止他最擅长的还是六人桌。”

做梦都想Phil Ivey打牌

有那么一位传奇人物,Gonzales特别想和他打牌,就是Phil Ivey。

“我愿意放下一切事情,立马和Phil Ivey打单挑,”Gonzales说:“我可以立马辞职,可以立刻停下我手边的所有事情,我甚至可以搭起个帐篷就直接和Phil Ivey打牌,他想打多大都没问题。”

虽然和Ivey的对决八字都还没有一撇,但我们相信随着Gonzales的知名度逐渐提升,两人单挑还是很有可能会发生的。

Gonzales还说:“我现在在扑克圈里还是个不知名的小人物,但我打算改变这一点,有部分原因是我想让Phil Ivey注意到我。”

私人游戏和社交技能

社会各界名人之间常常举办一些流鼻血级的扑克私人游戏(private game),很多职牌挤破头想去参加,但都被拒之门外。而Gonzales却有门路成为这些私人游戏中的一员。他认为,职牌被拒绝参加这些私人游戏,主要原因是他们太专注于把打牌的每一个决定的期望价值(EV)最大化,而忽略了一点——现场扑克是个非常适合社交的场合。

他说:“社交技能帮不了你成为世界顶级的牌手,但可以帮你赚大钱。比如说Ike Haxton,从来没人在乎他是不是个温柔的人,他被认为是世界上最优秀的牌手之一。但是,我能参加那些流鼻血级私人游戏,他却不可以。那些私人游戏里的有钱人会说‘我为什么要和Ike Haxton打牌啊?’他没有和这些名人成为朋友,但这是他的选择。”

当然,这并不是看不起Ike Haxton的意思,只是两人看待扑克的角度不同罢了。Gonzales说,在“名声”和“金钱”之间,他选择了后者,因为他不想让女儿经历自己小时候经历过的贫穷。

Gonzales说,在这些私人游戏里,他不得不稍微“掩饰”一下自己的扑克天赋,因为他要确保和他打牌的人无论是输赢都能享受到和他打牌的乐趣。

当然,这不代表职牌不可以从这些私人游戏里盈利。重点是你要运用不同的技术,来讨好这些名人,让他们感受到他们想感受到的乐趣。在这之外,如果你能盈利,那当然是非常厉害的。

Gonzales认为,关键是,你除了要懂得对方打牌的风格之外,你还要懂得对方打牌时候的情绪:“他们觉得刚刚那个笑话好笑吗?他们喜欢听笑话吗?还是说他们只是想坐在那儿打牌?他们是想看翻牌吗?他们抓头的时候有没有犹豫?每个人的性格都是独特的,所以这些问题很值得我们去研究。”

对于Gonzales来说,要研究的不止这些,他认为有一件事尤其重要——你要让这些私人游戏里的名人能够把你当成值得尊敬的同辈。这是在高额桌私人游戏里赚大钱的另外一种方式。

Gonzales举了个例子:“我有个朋友,也是职牌,有一次他和一个喜剧演员打牌。他对喜剧演员说:‘如果我赢了这个底池,你就和我拍一张照片。’喜剧演员答应了。我朋友赢了这个底池,于是他们用拍立得拍了张照片。我朋友拿到照片之后,看了一眼,说:‘这照片里你看起来不好看,我才不会把这张照片给别人看呢。’随后,我朋友便把这张照片当场烧掉了。这一步真的是太天才了,他这是做给喜剧演员看的,让他知道自己并不在乎他的名人身份,他们两人是平等的。”

目标是最高级别的游戏

虽然Gonzales的“简历”并不是特别好看,他没有上百万的锦标赛奖金记录,也没有金手链,但他代表着大多数人甚至是职牌都不了解的生活方式。

现在,他已经决定从“幕后”走出来,他要完成一些事情。在推出Hybrid Poker之后,他要挑战高级别游戏。他的计划是,在成功挑战有史以来最高级别的游戏之后,他要悄悄退休,然后认真从事投资。

至于是多高级别的游戏呢,Gonzales说:“在澳门和马来西亚,他们玩的是$10,000/$25,000,甚至是$25,000/$50,000。我不知道这些游戏出现的频率怎么样,但我知道每场比赛他们可以盈利高达$7500万到$1亿之间。”

Share:

Author: news, news

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