牌局分析:他在河牌圈应该跟注吗?

当你的对手要么拿着坚果牌要么什么也没有时,用一手边缘牌抓诈唬是合理的。今天我们要讨论的这手牌就是这种情况的一个例子。

锦标赛高手Andy Hills一路打入了最终桌,但是在这个过程中,他曾在对抗筹码领先者Abdalah Fakhreddine时需要做一个极其艰难的决定。下面我们来看看这手牌的游戏过程及相关分析。

背景

比赛:500欧元买入马耳他之战主赛事

形式:无限德州扑克

盲注:8万/16万

前注:16万大盲前注

阶段:3816人的比赛只剩下15名选手

相关筹码量:

l 小盲:Abdalah Fakhreddine – 70BB

l 大盲:Andy Hills – 46.9BB

l 平均筹码量:38.8BB

支付结构:

第1名:30万欧元

第2名:17万欧元

第3名:13.95万欧元

第6名:5.3万欧元

第9名:2.3万欧元

第13名:1.7万欧元

第15名:1.3万欧元N

翻前分析

翻前:前面玩家都弃牌,轮到Abdalah在小盲位置行动,他加注到3BB。Andy在大盲位置用A♦ 6♣跟注。

翻前分析:Abdalah对于大盲对抗小盲情况使用了一个标准尺度的加注。我喜欢Andy在这里跟注的决定。

1.当我们有位置优势又有一手领先对手范围的牌时,弃牌太弱了。

2. Abdalah是筹码领先者,因此和他对抗存在ICM压力。

3. 在我们的跟注范围中保留一些Ax牌是有益的,如果翻牌圈发出一张A,我们就有一些比较强的牌。

这些因素促使我们用A6o继续游戏,同时保持底池比较小。

翻牌圈分析

翻牌圈:底池大小:7.5BB。翻牌:T♥ 7♠ 6♠。行动:Abdalah过牌,Andy也过牌。

翻牌圈分析这个翻牌面与有利位置牌手的范围非常搭调,但两个牌手的范围仍然非常宽。

对抗check,Dara建议Andy的牌在真空情况下采用混合策略(有时下注,有时check)。然而,考虑到ICM因素,随后check成了最好的选择。

如Andy在视频中指出的,这种玩法有两个坏处:

1.我们没有保护易受伤害的底对

2. 我们不能界定对手的范围。

尽管如此,我们也通过check保持底池比较小,而这仍然是我们游戏一手边缘牌的主要目标。

转牌圈分析

转牌圈:底池大小:7.5BB。转牌:3♣。行动:Abdalah下注6.1BB。Andy跟注。

转牌圈分析:Abdalah的81%底池大小下注很有意思。Andy认为Abdalah会倾向于用一手价值牌做较小的下注。

不管怎样,这个下注尺度肯定使Abdalah的范围两极化——他要么有一手强价值牌(比如慢玩的顺子或转牌圈拿到的暗三条),要么拿着一手诈唬牌。

有可能Abdalah试图对他所认为的弱随后check范围(要么是一手诈唬牌,要么是一手薄价值下注牌)施加压力。Andy解释说,他最担心的是99、88和A7这样现在可以舒服地榨取价值的牌。

普遍的看法是Andy的牌必须跟注,因为Abdalah范围中有太多准备弃牌的听牌和空气牌。

河牌圈分析

河牌圈:底池大小:19.7BB。河牌:3♦。行动:Abdalah下注21.25BB,Andy跟注。

河牌圈分析:Abdalah再次两极化他的范围,这次是用一个超额下注(overbet)。他要么有一手诈唬牌,要么有一手超强牌(三条、顺子、葫芦或四条)。因此,我们的牌的定位是一手抓诈牌。

我们来思考Abdalah可能拿到的价值牌:

顺子似乎不太可能,但鉴于Abdalah在翻牌圈check的决定,这也不是不可能。因为同样的原因,77和66似乎不太可能。

TT是可能的,但考虑到翻牌的湿润,Abdalah也可能选择用这手牌在翻牌圈下注。33非常合理,但那也只有一个组合。但是,他的范围可能包括许多3x牌。

Dara用PioSolver对这种情况进行了分析,结果表明Abdalah可以用他的Tx牌和一些7x牌用这种方式游戏。但类似这样的玩法可能非常复杂,所以Andy排除了许多牌。

不管是有意还是无意,这都是一个很好的下注尺度。它使Andy处于一个极困难的局面,也使得他对于各种抓诈唬不偏不倚。

在实战中,Andy从理论角度正确地感觉到这个决定非常接近,因此他决定寻找现场阅读。

因为认为在只剩15人的大型赛事中大多数人会诈唬不足,Andy最初倾向于弃牌。但是Abdalah在下注后出乎意料地摘下了他的墨镜,这个身体语言提示Andy采取另外的行动。

Andy把这个行动解释为“虚张声势”的扑克马脚,当他观察到一些“难以掩饰”的焦虑扑克马脚时,Andy对于自己的判断更加自信。Andy最终跟注。

结果

Abdalah盖牌,Andy赢得一个61.7BB的底池。

总结:Andy Hills是一位频繁参加国际巡回赛事的非凡牌手。他从各种各样的牌手身上积累了丰富的经验,这使得他对对手的认知尤为敏锐。然而,在扑克中,精明的分析和拙劣的偏见之间只有一条很细的界限。

我们解决一种游戏的主要方法应该始终是对硬事实的冷静分析,但有时,这会导致我们对于非常接近的决定感到头疼。好消息是,当处在紧急场合时,无论我们最终选择做什么,都不会是一个很大的错误。

在这种情况下,利用现有的额外信息是明智的。在网络上,我们可能有对手的历史,而且他的倾向可能因为他的HUD统计数据而曝光。在现场扑克中,我们总是可以选择询问我们的对手,让他们展示真正的一面。

在这个高压场合,Andy做到了这点,这些额外信息最终使天平倾向于一个正确的跟注,帮助他闯入最终桌,最终获得第6名和53000欧元奖金。

Share:

Author: news, news

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