牌局分析:她应该弃掉A葫芦吗?

需要发生什么情况才会让你在WSOP主赛事的一级盲注阶段输掉所有筹码?因为你有300BB起始筹码,而且比赛结构是所有现场锦标赛中最慢的,这需要最残酷的冤家牌。

我将在本文回顾2017 WSOP主赛事中最经典、最疯狂的一手牌,它告诉我们一名出色的职业牌手也需要学会适时退出。

背景

比赛:10000美元买入WSOP主赛事

比赛形式:无限德州扑克

盲注:75/150,无前注

阶段:一级盲注阶段

相关筹码量:

Vanessa Selbst:43400(289BB)

Gaelle Baumann:50425(336BB)

Noah Schwartz:51025(340BB)

PukeRen,,,扑克人社区小程序

翻前

Selbst在UTG位置用A♠ A♦加注到2.7BB。Baumann在按钮位置用7♥ 7♦跟注。Schwartz在大盲位置用J♣ 8♥跟注。

翻前分析

Selbst和Baumann在这里的玩法都很标准。

Schwartz用J♣ 8♥跟注太松了,他应该选择更适合在多个底池游戏的牌。对抗两个好牌手,他的跟注可能导致他在这种场合输掉所有筹码(即使底池赔率很好)。

我们来看翻牌圈。

翻牌圈

底池大小:8.5BB

翻牌:A♣ 7♣ 5♣

行动:Schwartz过牌。Selbst下注4.7BB。Baumann跟注。Schwartz弃牌。

翻牌圈分析

在单色翻牌面,Selbst应该采用一种防御性策略,频繁用他的整个范围check。然而,最大暗三条是一手合理的下注牌,因为它能从差牌和听牌那儿获取价值。

下注也通过迫使拿着一张小草花的牌弃牌拒绝它们的底池权益。他的下注尺度(55%底池大小)似乎是合理的。

Baumann可以在这种场合加注,寻求来自Ax牌的进一步行动,特别是那些踢脚牌是大草花的Ax牌。这种玩法也向坚果听牌收取费用,同时让具有一定胜率的弱听牌弃牌。

另一方面,Baumann的跟注让他的范围在其对手眼中仍是宽的,对手可能在后续回合继续为她下注。跟注还允许她:

l 控制底池,在危险转牌出现时做出反应

l 防止在一个底池可能会变得很大而且她往往会落后场合快速膨胀。

转牌圈

底池大小:17.8BB

转牌:7♠

行动:Selbst过牌。Baumann下注11.3BB。Selbst加注到38.7BB。Baumann跟注。

转牌圈分析

已经改进成最大葫芦的Selbst玩得有点狡猾,她首先check,希望引诱Baumann的下注,而拿到四条的Baumann很愿意为她效劳。

考虑到筹码底池比非常大,Selbst的check-raise是一个好招。她需要尝试让尽可能多的筹码进入底池,而Baumann总是有可能在河牌圈随后check(Selbst根本不知道她其实应该尽量减少入池的筹码)。

一旦Baumann跟注Selbst的check-raise,她的范围将特别强。她可能拿到同花、葫芦、四条(也许还有明三条)。这将极大影响两位牌手的河牌圈决策。

河牌圈

底池大小:95.2BB

河牌:4♦

筹码底池比:2.55:1

行动:Selbst下注108BB。Baumann全压243.3BB有效筹码。Selbst跟注。

河牌圈分析

Selbst在河牌圈发起超额下注,这是一种两极化的玩法,它代表了超强牌和诈唬牌。

值得注意的是,Selbst曾是扑克圈最无所畏惧和最具侵略性的牌手之一,总是能够在没拿到好牌的时候采用极端玩法。如果Baumann没有拿到坚果牌,她会在做决定时考虑到这一点。

作为回应,Baumann没有其他选择,唯有用她的坚果牌全压。Dara O’Kearney曾经在视频中提到了这个全压的速度,并表示这是一个扑克马脚,因为所有其他牌(同花、小葫芦和潜在诈唬牌)都需要更多思考。

对于Selbst的来说这是一个糟糕的局面,而她的最终回应完全依赖博弈论。如果用Solver软件来分析,她必须在这种场合跟注,因为即使她将Baumann的范围减少至7♥ 7♦ 和A♥ 7♥两种组合,她也可以打败其中一手牌,而且底池中已经卷入了那么多筹码。

Selbst跟注后,Baumann对Selbst的遭遇表示同意,并承认她可能拿着A♥ 7♥(这样玩),但在赛后的采访中,Baumann承认她只会用那手牌跟注。

WSOP主赛事是一场特殊的比赛,这里有许多倾向于犯错的弱手。因此,没拿到绝对坚果牌就对Selbst这样的实力派牌手孤注一掷不在Baumann的武器库中。

Selbst有点不幸,她的想法有些不同,而她决定也让她在一级盲注阶段就被淘汰。至少她不必像很多参赛者一样,打三天牌却一无所获。

结果

Baumann亮出7♥ 7♦,Selbst被淘汰。

最后思考

你等了整整一年才盼来了WSOP主赛事。报名后,你发现自己坐在引人注目的直播桌。你坐下来,发现自己拿着AA。你翻牌圈拿到最大暗三条,转牌圈又拿到了葫芦。你有理由认为自己将赢得一个大底池。

然而,当对手在河牌圈加注时,你应该考虑到你落后的真实可能性。在主赛事一级盲注阶段就遇到葫芦对抗四条的超级冤家牌,肯定是一个牌手的梦魇,但如果那个人是Selbst,也许她本可以逃脱。

聪明的牌友,你怎么看待Selbst的玩法?弃牌是不是太疯狂了?或者她应该放手?欢迎在评论栏发表高见。

Share:

Author: news, news

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