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赛桌策略:选手应避免的最大错误

因为奖金主要分配给名次最靠前的选手,任何扑克锦标赛的决赛桌都是赚大钱的好地方。

我们将在本文中审视决赛桌的最大错误:过紧(被动)的玩法。在这个过程中,我们将讨论一些来自现场锦标赛的真实牌例,并给出Doug Polk的重要见解。

现在开始吧!

ICM如何?

ICM即独立筹码模型(Independent Chip Model)。

你可能已经准备用“但ICM如何?!”为紧的打法做辩解。但我并非建议你应该从不在决赛桌玩得保守。事实上,有些时候你应该在锦标赛的最后阶段紧起来。举两个例子:

l  你是一名中筹码选手,桌上存在大量有出局风险小筹码选手。这明显是一个不好游戏的场合,因为你不想在其他小筹码选手之前出局,大筹码选手可以轻易摆布你。

l  你面对一个就胜率来说(不考虑ICM)比较边缘的有利可图场合。如果奖金的跃升非常显著,而且你有可能拿到更靠前的名次,最好是避免五五开的高波动场合。

因为“紧”是一个广义术语(牌手们可以存在各种方式和各种程度的紧),我们将精确描述最终桌上的紧的打法。通过找出这些紧手玩家所犯的代价昂贵的错误,你将知道在自己闯入决赛桌时避免犯这些错误。

现在我们来讨论一个ICM不是考虑因素的场合:单挑

狭路相逢勇者胜

即使对于MTT常客玩家,打到单挑也是一个很稀少的事件。因此许多牌手往往不能调整到单挑扑克所需要的独有的侵略性风格。

当然,Doug首先将告诉你,这个阶段的范围应该远宽于9人桌扑克。这意味着:用更多的牌做率先加注,用很高的频率做3bet,激进地防守盲注,乐意用边缘牌跟注到底。

用边缘牌跟注到底特别重要,因为在单挑扑克中相对牌力显著降低。我们来看看Doug本人的一些单挑数据(图片有点模糊,见谅,这是我能得到的最清楚的切图):

在这个32.2万手数的样本牌例中,Doug在大盲位置的VPIP是72.37%,在小盲位置的VPIP是90.67%。

虽然这些数据来自Doug的现金桌数据库,但它们为筹码量相对较深的单挑锦标赛(50BB+)打法提供了一个良好准则。但是,因为前注(ante)的存在,锦标赛的翻前玩法往往更松。

Doug在小盲位置(也是按钮位置)用几乎91%的起手牌做率先加注,而在大盲位置用约72%的牌防守。这样的数字强调了单挑扑克有多动荡。你必须乐意为拿下冠军而战斗。

牌例:2016 WSOP主赛事——Qui Nguyen vs Gordon Vayo

2016 WSOP主赛事打到单挑阶段只剩下美国职业牌手Gordon Vayo和业余牌手Qui Nguyen。尽管存在经验上的差异,但Nguyen用激进玩法战胜了Vayo的被动玩法,夺走了赛事金手镯。

以下是Vayo过紧的玩法受到惩罚的一个例子:

WSOP Main Event Final Table. Blinds 1.2M/2.4M/400K. 

Nguyen (BTN) – 218.9M chips

Vayo (BB) – 117.7M chips

Nguyen raises to 6.7M with J♦ 5♦. Vayo calls with Q♥ 9♦.

Flop (14.2M): 9♣ 4♣ 2♦

Vayo checks. Nguyen bets 9.7M. Vayo calls.

Turn (33.6M): T♥

Vayo checks. Nguyen bets 27.7M. Vayo calls.

River (89M): 5♠

Vayo checks. Nguyen goes all-in. Vayo folds.

Doug的看法

Nguyen在整个比赛中都在持续不断地攻击Vayo。许多人认为Vayo合理地放弃了一些小牌,即使他正在被诈唬。

这个弃牌是不合理的!当你的对手开始肆无忌惮地欺负你时,你绝对不能在重要场合紧起来,让他轻易拿走底池。

用一些简单的术语总结Doug的看法:50BB深度 + 翻牌圈顶对 + 超级激进的对手 = 跟注。

害怕被淘汰

锦标赛选手希望最小化他们被淘汰的机率是可以理解的。不像现金桌扑克,在比赛中输掉筹码后,你不可能重买筹码。如果你输光筹码,你的夺冠梦想就被终结了。但是,许多牌手犯了玩得过于被动的错误。

不管是对河牌圈下注弃牌(像上例中的Vayo),还是拿着听牌只是跟注而不加注,错过了实现弃牌赢率的机会,过度被动的玩法总是在最决桌比赛中出现。

如Doug的解释:“你的锦标赛生命并不像人们认为的那样宝贵。这并不是说它毫无价值——当然,你在锦标赛中的最后筹码比其他任何筹码都更有价值。但你要考虑一些东西:如果你提心吊胆的活着,如果你用一种不愿意游戏所有筹码的方式打牌,你是让对手欺凌你,也错过了赢得筹码的机会。

牌例:2017 WSOP一滴水豪客锦标赛——Qui Polk vs Marin Jacobson

Doug Polk在2017 WSOP一滴水豪客锦标赛决赛桌践行了他倡导的玩法。

在对抗前WSOP百万锦标赛冠军Martin Jacobson的精彩的牌局中,Doug表明了他不害怕被淘汰。他的态度赚到了瑞典人在一个巨大底池的意外弃牌,使他最终拿到了360万美元冠军奖金和WSOP金手镯。

我们来看看这手牌以及Doug本人的评论:

One Drop Final Table. Blinds 120K/240K/40K. 

Jacobson (LJ) – 6.7M chips
Polk (BB) – 5.4M chips

Jacobson raises to 525K with K♠ J♠. Only Polk calls with A♦ T♦.

Flop (1.5M): K♦ 4♦ 2♠

Polk checks. Jacobson bets 450K. Polk calls.

Turn (2.4M): 3♠

Polk checks. Jacobson bets 1M. Polk raises to 4.6M and is all-in. Jacobson folds.

Doug的看法

Martin在这种场合放弃这样强的一手牌(顶对)证明在这种巨大底池去强制实现你的弃牌赢率是值得的。转牌3是确保诈唬得逞的一张关键牌,因为它有利于大盲位置跟注者的范围。

我们可能拿到所有顺子组合(56s/56o,A5s/A5o),大量两对组合(K4s,K3s,32s,43s,42s)和除三条K以外的所有暗三条组合。从组合学上说,大盲玩家相比LJ位置的对手在转牌圈有更多强价值牌组合。这种优势允许我们构建一个使我们的诈唬牌可信的、包括足够多价值牌的check-raise组合。用强组合听牌去加注是一个极好的选择,因为即使我们被跟注,我们的牌仍然具有一定胜率。

最终思考

下次你打到最终桌,不要抱着“想赢怕输”的心态畏手畏脚。大钱总是来自最前面的名次,你不可能通过被动的玩法取得成功。不信去问Nguyen,他是怎么赢得金手镯的。

祝你桌上好运!

Share:

Author: 1, 1

其他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